第八百三十五章 李天舒的强硬 - 巅峰权贵

第八百三十五章 李天舒的强硬

卢军宏表面上虽然这么说,实际上他这一次过来即便是没有任何人的指示,他也会帮助华国中的,这一次华国中过来花了很多的代价。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李天舒灰头土脸的,这样就达到了恶心他的目的,华家为了保障华立民能够不断的往前走,自然是手段有些阴狠了。 华国中在来之前,也看了鄂北省委的一个关系,卢军宏这个人应该是最容易突破的一个点,所以在华国中没有来之前,实际上已经有人找过了卢军宏。 华国中打过了电话给卢军宏,只不过这件事情很少有人知道,华国中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不过这种事情心知肚明就可以了,根本不可能说出来的。 这也是为什么卢军宏过来的时候,华国中心中的底气那么的足的原因,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卢军宏现在就处于这么一个情况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只要能够拖延上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华国中的计划就可以彻底的实现了,华国中朝着卢军宏微微点头,然后一旁的人开始说起了这件事情的始末。 卢军宏听完之后笑着道:“我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天舒书记啊,这件事情我看江城市是可以稍微退让一些的嘛,你要用未来的眼光看待这个问题。” 李天舒道:“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觉得土地都是最具有价值的体现,我们江城市能够和华钢集团合作的根本也是土地,如果我们土地都免费赠送了,那么我们江城能够得到什么?” 卢军宏呵呵一笑道:“能够得到什么?这个倒是有些难说了,不过华钢集团一直都似乎利税大户,你们觉得江城市政府能够得到什么呢?” 李天舒笑了笑道:“书记的话我是能够理解的,不过每一个企业到我们江城都是纳税的,只不过是纳税多还是少的问题罢了……” 卢军宏沉着脸道:“问题就在这边,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多还是少的问题,华钢集团预计每年的税收在十亿元左右,你觉得这样还不够么?还有哪一家企业能够有这样的创收呢?特殊情况就要特殊对待嘛,华钢集团是央企,是国有企业的老大哥,是咱们国家的企业……” 李天舒道:“既然要投资我们江城,我们每年花费治理污染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在加上很多的投资商也会有怨言,我们绝对不会因为某一个企业就开特权的。” 卢军宏道:“招商引资的政策是政府定的,而不是某一个人定的,大家可以商量着来嘛,杨书记来之前也是亲口跟我说了,尽量满足华总的需要,你这才第一个问题就这样了,还怎么往下谈?如果你不想同意,那么好,你直接说,我看你这个市委书记是不是不想干了?” 卢军宏的这句话说的就非常的有力度了,而且态度非常的明确,如果江城市不配合的话,那么李天舒恐怕在整个鄂北都混不下去了,华国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华国中知道,卢军宏为什么敢收自己的钱?卢军宏恐怕早就把自己的底细打听的一清二楚了,因为华家能够制衡李家,这件事情上李家又不能够占据上风。 所以在接下来说话的过程中,李天舒实际上已经处于一个弱势的地步了,李天舒看了看卢军宏道:“既然省委已经有了决议,那么直接下发文件给我们江城就行了。这一次的洽谈我看也没有任何的必要在继续了。”,既然这个卢军宏不给自己的面子,李天舒觉得也没有必要在给他面子。 卢军宏的脸色yin郁,看上去似乎要发怒,不过显然卢军宏作为久经政坛的老将,这一点涵养还是有的,他恰到好处的表现了他的愤怒,但是真正的愤怒不会表达出来。 华国中看到了这个程度,笑了笑道:“卢记,咱们有话还是好好说,华钢集团也不能仗着企业大就客大欺主吧?呵呵,关于土地的问题,我看我们还是回去研究一下,拿出一个可行性的方案,然后在谈如何?” 华国中一定要做到一个表象,觉得他是非常的有诚意的,然后还要拖延住李天舒,李天舒实际上也希望是拖延一些时间,李天舒知道华国中肯定不会认为自己已经开始行动了。 事实上华国中还没有开始行动,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现在时机还不是非常的成熟的,而李天舒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时机成熟与否和他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他的目的就是破坏。 只要能够破坏这一次的事情,并且能够把自己撇清在外面的话,那么就是成功的。从今天卢军宏的态度来看,省委的态度应该是非常的明确的了,不过卢军宏说话实在是有些气人。 李天舒倒不是接受不了卢军宏这样的说话方式,领导自然要保持自己的权威性,很多人都知道李天舒有来头,如果这个时候卢军宏认怂的话显然不合适。 卢军宏这样的做派,李天舒不是不能够理解,而是非常的理解卢军宏这样的做法,但是理解归理解,卢军宏这样太过明显的帮助华钢集团而不把江城放在眼中,算是什么呢? 说到底卢军宏还是鄂北的省委副书记吧?首先他应该明确的就是他自己的态度,他是鄂北的省委副书记,而不是华钢集团的首脑人物,说话各方面实际上代表着的是鄂北,。 鄂北为了利益就能够让自己下面的机构没有底线么?华国中的话,看上去好像是在解围,实际上就是为了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而钱明博此刻看着华国中,感觉到了华国中眼中的愤怒。 其实今天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谈话内容,但是钱明博却暴露了他的底牌,直接就等于说是钱家脱离了华家,这一点即便是想要改变恐怕也是来不及了。 李天舒道:“既然华总这么说了,我们就在等华总一段时间,我们江城市的诚意在以后会逐渐的体现出来的,不过首先我们要在细节方面都谈妥了,否则以后的矛盾……” “以后的矛盾只会是越来越多,这个我理解!”华国中倒是非常的中肯,虽然华钢集团家大业大,实际上他们很多的产业都不是赚钱的,有一些甚至是靠着国家在支撑的。 钢铁企业对于国家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在这个基础上,华国中有很多的事情也是非常的难办,他也有很多做不了主的事情。 卢军宏冷哼一声走了,其实他也是有些故作姿态,他真的想要和李天舒搞的太僵么?显然他并没有这样的打算,李天舒背后的势力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既然不是他能够得罪的事情,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之前和华国中已经谈妥了,实际上之前收了华国中礼物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按照卢军宏的理论,实际上这件事情中最应该没有问题的就是江城市,因为这样实打实的政绩到了江城市,在加上李天舒的政绩基本上升官是没有任何的悬念的了。 可是为什么现在会是这个样子呢?卢军宏觉得李天舒的脑袋被驴踢了,当然这个是他之前的一种感受,现在却有些不太yiyang的感受了,他也觉得这件事情有着太多的蹊跷。 华钢集团可以说到任何一个地方投资,绝对不会碰到江城市这样的情况,但是为什么他们偏偏要选择一个这样的投资环境呢?江城市委不同意的人很多。 这样接下来的工作是非常的难以开展的,难不成华钢集团并不是真的想要投资江城?这个想法在卢军宏的脑海中一闪而逝…… 不过华国中等人无论是想要投资江城还是不想要投资江城,这个人家肯定是有了自己的决断的,现在自己想要阻止这件事情基本上也是不太可能了。 而且自己还收了人家的礼物,显然这件事情卢军宏是必须一条道走到黑的,如果这一次华钢集团投资成功了的话,那么他就是工程,如果失败了的户,政治生涯基本上也就完结了。 其实有这样想法的人不是卢军宏一个,很多省委常委们,年龄到了的也想要搏一把,年龄没有到的自然更想要政绩了。这样一个政绩每一个人差不多都可以写进简历里面了。 有了这样的东西作为依仗的话,很多事情就变得非常的合理了。鄂北省委蠢蠢欲动的原因就在于这个地方,华国中过来的本意是为了弄一下李天舒。 但是整个布局有些大,可以说是戏耍了鄂北省委的很多领导,一旦这件事情被拆穿的话,恐怕很多人对于华家就有了另外一种态度了。 可以说为了华立民一个人,几乎要冒着得罪整个鄂北省委的那种局面,是非常的不值得的,这个也是华老为什么叹气的原因,这个就是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