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动嘴还是动手? - 巅峰权贵

第八百零五章 动嘴还是动手?

明眼人一看都知道的事情,大家的心中都qingcgchu,谁敢管?没事惹祸上身的事情谁也不会干,现在说一句公道话,恐怕下一个柳玫就是自己了。 陆海波笑了笑道:“柳玫,我又不图你什么,你们家柳园在江城也算是一个老字号了,要是有我的存在,你也应该知道这个业务肯定是直线攀升的吧?” 陆海波说的其实也没有错,陆海波的大伯是文物局的局长,就是管这个口子上的,在吞并一两家大的店面其实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陆海波现在就是*着柳玫就范,一百万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开始,柳玫其实心中难不成不知道么?但是她不想放弃,她觉得这帮人不会这么过分的。 可是自己都已经答应了陆海波一百万的事情了,没有想到陆海波竟然还想着娶自己,柳玫喜欢的人难不成是这种人渣不成?在柳玫看来就算是自己自杀也不会嫁给这样的人的。 柳玫本身条件就不错,那么多人追求柳玫都没有同意,她难不成会同意这么一个混混级别的人物?说的好听点是有一个当官的亲戚。 但是陆海波的大伯年岁也不小了,几年之后你能够知道是什么样子?柳玫不是一点都不懂,其实要是正当追求柳玫是不可能讨厌陆海波的。 但是现在陆海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无论是作为一个女性还是作为什么,都是不能够容忍这样的行为的,尤其是柳玫这种个性很强的美女。 柳玫道:“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柳玫现在也是有些力不从心,大不了自己不再这边干了,反正以自己家里对古玩市场的了解,在别的地方又不是不能做。 如果真的把柳玫*急了的话,大不了不在这边开柳园了,全国的市场又不是江城的最大,只不过因为是家里,所以而且很多老客户在这边而已。 真正想要做大的话,客户都是需要自己去开发的,而且柳园的名头实际上在古玩界还算是比较出名的,当然了,拿那些大家族来说就不行了。 陆海波看着柳玫的样子似乎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陆海波呵呵一笑道:“小玫,成也是你一句话,败也是你一句话。你们家那么多人的命运都在你的手中……” 柳玫轻咬贝齿,双手微微颤抖,一下子也说不出什么话出来,如果能够骂人的话,恐怕柳玫早就骂街了,谁说美女就没有脾气的? 可是柳玫也知道,陆海波说的是实情,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的话,柳玫根本连和陆海波说话的想法都没有了。可是现在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么。 柳玫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反抗的话就不会卖自己家里的镇宅之宝去换取流动资金了,做这种生意本身就是有赚有亏的事情,柳玫现在浑身气得直抖。 这个时候人群中走出来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轻身的站在了柳玫的身后就是王高峰,王高峰朝着孟永明微微点头,孟永明的底气自然就更加的足了。 刚才在外面看了两分钟,心中已经是充满了怒火,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的话,恐怕现在已经冲上去给这个叫做陆海波的人两个大嘴巴子了。 孟永明从背后轻轻的拥着柳玫,柳玫的身子一颤,不过这个时候她需要一个男人去站在她的前面,柳玫泪眼婆娑道:“永明……” 孟永明此刻也是冷静了下来道:“柳玫你放心,这里有我呢,今天谁也不可能欺负到你,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围着的人都是指指点点,很多人都是不屑一顾的样子,男人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有些丢人么?很多人都知道柳玫其实没有男人,现在突然蹦跶出一个男人出来,倒是新鲜了。 陆海波的瞳孔深处掠过一丝阴冷,孟永明抱着柳玫让陆海波感觉到浑身难受,陆海波的感觉好像就是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一般。 陆海波冷笑道:“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能飞出来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还今后谁也欺负不了你了……我呸。柳玫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答复……” 柳玫心中还是有些担忧,看着眼前的情形,她也知道这个陆海波有些陷入疯狂的状态,男人的心理难不成她就不了解么? 显然她觉得现在的陆海波肯定是觉得自己肯定要答应她了,这个时候孟永明从背后抱着自己,肯定是刺痛了陆海波那个敏感的小神经。 不过柳玫心中本身对孟永明就是有些意思的,虽然他们之间的联系不是非常的紧密,但是柳玫知道她不抗拒孟永明,甚至有些期待。 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恋爱的感觉,现在的柳玫也算是豁出去了,孟永明今天能够抱着她就是她最大的收获了,现在也更加的坚定了柳玫前进的方向了。 柳玫如果之前还有些犹豫的话,现在她已经看透了,最多等几年在把柳园开开又怎么了?陆海波的大伯能够在台多长时间呢? 柳玫其实算的是不错,不过人家既然能够当上这个局长,这个里面就没有他的门徒之类的么?所以柳玫的想法在这个上面还是有些简单的。 孟永明气极反笑道:“这句话我回送给你差不多,欺行霸市、无恶不作,像你这样的人渣竟然还能够站在这个大街上,我真是有些悲哀。” 底下的人甚至有些发出了小声,实际山很多人都知道陆海波就是这样一个人,但是在他的面前谁敢说出来?反正其他人现在至少是没有这个胆量说出来的。 不过既然现在已经说出来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有好戏看了,原本觉得是一边倒的事情,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个人能够横拆一缸子进来,让喜欢看热闹的人们又一次勾起了兴趣。 王高峰道:“老孟,我要是你我就直接上去抽他两下……”,王高峰的话让陆海波的眼睛瞪的老大,且不谈孟永明打得过打不过自己,就凭着后面的那么多人,他们敢动? 陆海波哈哈一笑,fangfo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陆海波随即冷然道:“呵呵,看来这个哥们还是有点看头的啊,我就站在这边,要是你不过来打我,你就是我儿子怎么样?” 陆海波并没有理会孟永明,而是把矛头又指向了王高峰,王高峰指了指自己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呵呵,你这个要求是不是有些太不合理了,我不打我就是你儿子,我要打你我是不是你爹?要是你觉得情况是这样的话,那我还真要满足你一下……” 陆海波朝着旁边的人笑了笑道:“看到没有,竟然有人这么挑衅我,呵呵……好,痛快!在古玩市场还真没有人跟我这么说过话……” 王高峰道:“我就问你刚才我说的话到底承认不承认?要是你承认,我现在就满足你。就是这么简单……” 一旁的柳玫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王高峰,虽然她知道这个是领导的司机,但是对面可是文物局的执法队,要知道这个执法队很多都是地痞流氓组成的。 柳玫的柳园上一次要不是陆海波在给自己几天时间思考的话,恐怕都被砸过一次了,现在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到底是要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陆海波看了看王高峰,有些摸不着底,这个人说话看上去平平淡淡,不过陆海波觉察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现在你让陆海波认怂?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陆海波冷笑连连道:“我承认,我现在就站在这边,不敢打你就喊我一声爹……” 王高峰朝着孟永明笑了笑道:“孟主任,你看你的仇还要我来给你报,晚上一顿饭是少不了的……”,孟永明呵呵一笑道:“十顿都没有问题。” 王高峰出马在孟永明看来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孟永明只看到过王高峰出手过一次,那些人都是不够看的,所以孟永明是有很大信心的。 一旁的柳玫拉着孟永明的手道:“他一个人,还是算了吧,咱们跟那些人计较干什么啊?你让他快点走吧,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了,这些人可厉害呢……” 孟永明拉着柳玫的手道:“小玫,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的。你放心好了,我孟永明说到做到。” 孟永明说出这样的话是有底气的,他现在是市委,下去镀金按照书记的意思应该是乡镇,不过之前书记也说过,江城市有几个副处级的乡镇。 这些乡镇的党委书记都是兼着区里面的常委的,不过兼职常委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一个副处级相信应该是可以解决的。 在一个城市之中有一个副处级的待遇的话,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而且孟永明今年才三十岁zuo诱,发展的前景是非常的广阔的。 只要李天舒还在江城市,那么孟永明就有出头之日,即便是李天舒不在江城市,凭借着孟永明现在建立的关系网,在江城恐怕任谁也不敢小看孟永明了。 柳玫轻轻的嗯了一声,现在她只有选择相信孟永明了,不过孟永明刚才当着陆海波的面子说出来的那句话,的确让柳玫怦然心动。 男人就应该有这样的表现和魄力,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话,那么这个男人还算是一个男人吗?当然了,量力而行也是重点。 你不能一点实力没有也去老挑衅人家,到时候自认倒霉也是应该的事情,不去恼人也不怕事,这个就是孟永明的处事原则。 再说到王高峰,王高峰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丝酷酷的笑容,或者说是有些似笑非笑的样子,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王高峰非常缓慢的一步步的朝着陆海波走了过去。 这个过程在陆海波看来就是一个王高峰内心挣扎的过程,王高峰缓缓的走了过去,到了陆海波的面前,陆海波咽了一口吐沫之后道:“有……有种你打啊!” ps:这几天一直都是六千字,有些过意不去,今天万字更新一下。希望大家支持一下。散心在此谢过,请大家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