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省纪委有点越权 - 巅峰权贵

第七百七十八章 省纪委有点越权

丁新东有一个弟弟,在江城做土方生意,因为他的哥哥是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利用职权之便谋取了不少的利益,而且经常性的拖欠别人的工程款,所以很多人都有怨言。 实际上丁新东本人并没有多少收贿受贿的东西,主要就是这个弟弟的问题。丁新东并不知道自己他自己已经被省纪委的人盯上了。 这一次丁新东实际上是在调查江城市常务副市长罗东的事情,而且有了一些证据”“。这个是孙玉河给的命令,丁新东一直在执行。 孙玉河为什么会这么郁闷?主要就是因为丁新东不争气,现在被省纪委的人给盯上了,以后还能够有什么好果子吃呢?基本上仕途算是完蛋了。 而丁新东做一个公安局局长实际上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孙玉河也是准备提拔丁新东的,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倒在了这一步上面,让人觉得有些扼腕叹息一般。 李天舒和郑国均两个人对于省纪委的这一次行动有着充分的认识,事实上很多事情有因必有果,如果不是因为斗争的需要的话,其实很多人都觉得省纪委插手江城应该是不可能的。 钱明博到了李天舒的办公室,孟永明通报了一下之后,李天舒和郑国均相视一眼,李天舒道:“让钱市长进来吧,正好我有事情想要问问他……” 对于这个突发事情实际上关心的人何止李天舒一个人呢?有很多人都在默默的关注着,省里面的动静是各个市都非常关心的。 其实很多市里面的事情都是因为上层的态度在不断的发生着改变,从而改变了现在的格局。李天舒的父亲是高官,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不知道这个高官是谁,李姓高官何止一两个? 即便是在zhongyang高层李姓的高官也有多达十几位,谁能够一下子就判断出来李天舒的后台是谁呢?所以很多人很现实,至少在整个鄂北还是杨镇江和褚天江两位大佬的地盘。 如果你不服气的话,那么就只能被人家给锤了,这个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县官不如现管,人家在鄂北想要动你犹如探囊取物一般,只不过有些人顾忌别人背后的势力罢了。 可是人家已经是省部级的高官了,就算是惧怕又能够惧怕到什么程度呢?所以之前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不过是一个过场,毕竟李天舒的父亲肯定不在鄂北省,鄂北高官没有姓李的。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天舒现在只能是江城说了算,只是现在省里面插手江城事宜,很多人都在看着李天舒的笑话。 钱明博进来道:“shu激,呵呵,郑shu激也在啊?”,钱明博笑着坐了下来,显然也没有打算和李天舒有多么客气的意思。 李天舒笑着道:“老钱啊,你来了正好,我正有个事情想要找你疑难解惑一下呢……”,李天舒看到钱明博进来之后也没有太多的谦虚,直入主题。 钱明博笑着道:“我知道shu激找我是什么事情,实际上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过来的。省里面要对市公安局的丁新东采取强制措施是吧?” 郑国均呵呵一笑道:“钱市长,省纪委那一块你的熟人多一些,你给我们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钱明博道:“具体的情况实际上我也不太清楚,我也只是收到了秦shu激的电话,我还是想要过来问问shu激到底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钱明博这么说,显然并没有说什么实话,当然了,秦荣国不告诉钱明博具体的情况估计也是有可能的,毕竟省里面的事情钱明博就算是想要插手也是很难的。 别看平时好像李天舒和杨镇江等人的关系非常的铁,甚至有很多时候李天舒和杨镇江在一块有些亦师亦友的关系。 可是真正的权力斗争面前,杨镇江和李天舒还真的不是一个等量级上面的,李天舒的层次只能局限于江城,不管李天舒愿意还是不愿意,实际上他的范围决定了他的格局。 杨镇江统筹全省格局,自然和李天舒这个掌控江城一亩三分地有着本质的区别的,这一次省里面的人事调整,涉及到了多个重要部门的岗位。 因此斗争已经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谁不想控制一些核心的权力部门呢?尤其是省发改委的权限有多大,已经是不需要表述了。 否则褚天江也不可能用这样的手段去博这样一个位置,利用江城市的人事变动来影响省里面的人事变动,这个实际上一般省委的人很少用的。 毕竟这种事情很容易被看穿,到了省委常委这个层次,市一级的事情很少能够入他们的法眼了,只是江城市省会城市,还是有一些它的特殊性的。 李天舒看着钱明博这么说,于是笑笑道:“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现在我们只能让老孙去把这个丁新东给捉拿归案了,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情,省纪委的人也没有和我们说。” 钱明博道:“其实秦shu激倒是提了这么一句,说这个丁新东在经济上有问题,而且牵扯多名省里面的同志,让我们务必要配合将其捉拿归案!” “还牵扯到多名省里面的领导?这个有些不太可能吧?据我所知丁新东在省里面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关系啊!”郑国均有些郁闷的想着。 实际上大家也都知道丁新东的后台是谁?是孙玉河,而孙玉河的后台又是谁?是鄂北省政法委shu激,现在看来,人家是通过两层关系*着省政法委shu激表态呢啊。 李天舒揉揉太阳穴,钱明博的这句话表达的意思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李天舒顺着这条线已经可以想象到了这个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省里面这一次调整的力度很大,一批老同志老下了,年轻的领导干部自然都是蠢蠢欲动了。这个时候自然也是整治贪污**最为密集的时刻。 其实大家也都知道,很多的整治都是为了后来人铺平道路,这种事情有些屡见不鲜了。这一次丁新东牵扯到省里面的领导?看来这个丁新东是一个关键人物。 不单单是要针对一个人的行动,这一次褚天江的目标很大,省委常委会虽然杨镇江掌控,但是涉及到很多具体利益的时候,有些时候杨镇江也是很难控制得住的。 就比如孙玉河的事情,如果老领导不保护自己的话,那么岂不是让其他人寒心了?人心要是散了的话,以后政法系统这个队伍还怎么带? 关键时刻你不帮自己的支持者,显然就是挖坟埋自己的事情,即便是省政法委shu激是杨镇江的人,也不是不会支持褚天江的。 这个就是层次的不同,到了这个层次自然不会所谓的愚忠,事实上他们最主要的还是要考虑自己的政治利益。 毕竟越是到了这个层次,他们进步的空间就越小,所以抓住手中的权力才是他们迫切希望的事情,而不是所谓的意气用事。 李天舒道:“丁新东的问题我看我们江城市委的责任也是不小的,老钱啊,政法系统这一块我们还是要加强监管的力度啊。反监局的工作还是需要不断的加强的……” 钱明博道:“嗯,呵呵,反监局成立的时间短,很多同志都是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同志。而且有一点比较不好的是,吉斌是他们发现了什么问题,也是很难去调查的。” 李天舒道:“发现问题不好调查?这个是什么原因?江城市现在还有不能查的人?既然他们是人民的公仆,就要接受人民的监督。不想查不给查为什么?说明他们心虚,如果一个人心不虚他还害怕被查么?对于这种人,我的原则就是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郑国均道:“shu激,我看是不是也要照顾到很多同志的情绪?如果一直这么搞的话,我恐怕很多同志的心思都不能很好的放在工作上了!” 作为组织部门出身的钱明博自然也是点点头道:“是啊,凡事刚过易折,我看我们现在采取这么激进的方法,会导致很多人的抵触情绪的。” 其实他们都是在担心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这个问题的话,恐怕早就开始着手调查了。 李天舒道:“我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们也要理解我的意思,抓大暂时放小的原则我想就不要我在多说什么了吧?你们都是搞组织工作出身的人,有些事情必须要敲山震虎。先拍老虎,在拍苍蝇。到了必要的时候,老虎苍蝇一起拍……” 郑国均道:“呵呵,反腐工作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但是为什么谈了这么长时间,最后贪腐**的数字越来越大?有些人不是靠震慑就可以的。不过震慑肯定是有效果的。” 钱明博道:“江城市的人际关系错综复杂,官商勾结的现象是非常的严重的。好在这一次国家级经济园区都是采取招标的方式,而且我们心中也知道没有什么猫腻的事情。否则的话恐怕到时候还真的会出不少的事情,之前吕天被调查的事情就可以看出,省委对于反腐的决心也是非常的重的。” 李天舒道:“zhongyang一直都在提倡反腐倡廉,实际上效果是有,但是并不是很明显。大家也都看到了,江城的反腐工作从我到这边第一天起就开始抓了,可是就是有些人还是顶着风在作案,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他们的生活还不够好?还是为了他们自己贪图享乐?我相信他们现在出去吃饭、唱歌什么的应该都不要钱的吧?” 李天舒太知道这些官员们的做派了,其实有些官员就是这样,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平衡的问题。比如说,他们看到省里面的领导都在花天酒地,而他们自己却被约束的死死的。 他们心中自然是不乐意的,更有他们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别人出手那叫一个阔绰,攀比之心谁没有?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攀比之心,所以他们才会变得如此的堕落。 有些时候是主动的,有些时候完全是为了面子,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只要没有被发现,他们永远觉得下一次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次。 可是到了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又想,既然都这样了,在做一回,这种心态最终导致他们数额越来越大,最终形成了大贪巨贪。 钱明博道:“既然shu激下定决心,看来这个丁新东应该就是我们的一个突破口了吧?” 李天舒道:“关于丁新东的问题,我们暂时还是不讨论的为好,为什么?因为丁新东的问题还没有定性。省委的调查结果也不一定就是真实的。首先我们还是要相信我们的同志是经受得住考验的,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还是出口要谨慎一些……” 郑国均道:“我想起来一件事情,丁新东有一个弟弟叫做丁新南,在我们市里面做土方生意的,做的规模是不小的。我老听说这个丁新南和一些官员走的很近……” 钱明博道:“来之前,我特地打电话给纪委的老林确定了一下,说他们接到了很多关于丁新南和一些官员的检举信。只不过老林来江城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所以他说要摸清楚情况再说。” “老林知道丁新东的事情么?省纪委的人应该先和江城市纪委打个招呼吧?”郑国均这个说话有些挑拨之嫌,不过说的也是实话。 钱明博也是面色稍微变了变道:“其实这个问题也是我想要知道的,我询问过了老林,老林都被搞得一头雾水。” 其实当时纪委林shu激的态度是非常的生气的,省纪委就算是上级部门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这个不是直接说自己这边的人无能么? 作为纪检系统的一把手,林和宇自然是非常的生气,这个不是挑拨不挑拨的问题,省纪委这么做,实际上就是对江城市整个纪检系统的一种藐视。 钱明博其实和秦荣国通话的时候也是表达这一层意思,秦荣国的回答让钱明博更加的无奈,秦荣国说这个是褚省长的意思。 褚省长的意思,一句话就让钱明博所有的牢骚都没有地方发了,褚省长的意图钱明博自然是不能理解的,他不知道褚天江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布局,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对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坏处。 要知道现在虽然好像是在和丁新东过不去,实际上是为自己开道,丁新东的后面是政法委shu激孙玉河,这个矛头不是直指孙玉河么? 一个弄不好,可能这个政法委shu激的位置恐怕就要落空了,到时候这个位置应该就是秦荣国等人积极争取的位置了。 钱明博现在过来就是为了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势,李天舒等人现在也是一头雾水,钱明博有些暗自偷笑的意味在里面了。 来到江城市这么长时间,钱明博除了一开始有勇气和李天舒抗衡之外,基本上就再也没有太多的抗衡勇气。好像是磨平了锐气一般。 实际上钱明博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磨平戾气呢?这个显然是不太可能的,钱明博不过是委曲求全的在等待机会。 只不过现在未必也是个机会,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钱明博主动过来就是为了探查一下消息,看看李天舒方面的反应。 当然了,钱明博也没有真正的准备好和李天舒抗衡的准备,为什么呢?因为他在江城蛰伏的太久了,很多人都不觉得他能够抗衡李天舒。 既然抗衡不了李天舒,那么在很多人的形象之中,钱明博不过是李天舒主政的一个过客而已,虽然他是市长,实际上是最大的傀儡。 大家都觉得钱明博是冲着政绩而来的,现在政绩已经拿到不少了,即便是现在离开恐怕也能够混到一个不错的位置了。 钱明博也是非常的低调,很少有人知道实际上钱明博也是出身名门的人,他的背后同样有着不可小觑的力量,尤其是在纪检系统。 李天舒笑着道:“纪检系统的事情我们暂时就是要说也说不出什么出来,这个还需要他们去沟通去协调。不过省委这样对我们江城,我们也是要提出意见的。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先通过我们江城市纪委进行调查么?江城市纪检系统的战斗力也不至于差成这个样子吧?” 李天舒的话实际上看似是发牢骚,实际上是让钱明博给秦荣国带个话,秦荣国不管想要达到什么目的,至少对于江城应该有着一种尊重。 这个是底线也是原则,当官的人最为重要的就是面子,李天舒也不例外。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李天舒认为省纪委的考虑有欠妥当。 即便是他们在想要达到什么目的话,他们也是必须要有这样的觉悟,直接通知抓人,这个无疑是对江城市整个政府的一种挑衅。 难不成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江城市的人就没有能力解决了么?还需要你省纪委的人亲自下来?如果是市委常委级别的,省纪委下来,倒也是没有什么。 你省纪委的工作是有监察地方的权力,但是至少应该和地方政府沟通协调。否则省纪委以后想要在地方上办事,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而且省纪委应该知道的是,江城市作为省会城市,他们需要江城市配合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既然是这样的话,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不成就是为了一时能够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还真的是有些过了吧?李天舒觉得省纪委的人野司非常的欠考虑的。 不过人家是上级部门,既然已经查出了问题,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江城市的确是出了问题,省纪委的人为了不打草惊蛇直接抓人。 场面上的话谁都会说,只不过这个场面上的话,让人有些郁闷,李天舒可不吃这一套,而且也不想吃这一套。 反正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李天舒都是打算最后要跟他们评一评理的,如果觉得江城市纪检系统没有用处的话,完全可以不设立这个部门嘛! 钱明博尴尬一笑道:“说起来的确是有些不太符合规矩的,不过我想应该是特事特办的吧?如果不是特事特办的话,不可能这么仓促的!” 李天舒道:“特事特办也是要先知会我们一声吧?林和宇同志的能力也是得到省委认可的!” 钱明博道:“这个问题我看是要找省纪委的同志沟通一下。”,钱明博现在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显然这件事情他也知道省纪委做的不地道。 如果不是因为省纪委的秦荣国和自己的关系的话,钱明博早就破口大骂了,李天舒说给自己听,他岂会不知道? 很明显李天舒现在是在怀疑钱明博在这个中间有可能起到什么作用,如果李天舒真的这么怀疑的话,那么钱明博在江城的地位恐怕一下子就要下降很多了。 钱明博急于解释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钱明博并不知道未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方向?可是不管什么方向,至少他必须要保证自己的政绩不能丢。 如果自己的政绩丢了的话,那么自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江城抓权是可以的,但是首先的就是要政绩。 没有政绩任何权利都是食之无味的,钱明博有着更高层次的追求,纪委的事情既然李天舒说出来了,那么钱明博就要给李天舒一个交代。 这个交代不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要给的,尤其是现在正在气头上的李天舒,谁让自己和秦荣国的关系这么的好呢? 李天舒看了看钱明博,钱明博笑着道:“那省纪委那边我去沟通,必须要让他们给一个说法,否则这口恶气还真是有些难以下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