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潘亮的心理变化 - 巅峰权贵

第五百九十八章 潘亮的心理变化

李天舒对于现在的情况看得很透,正是因为严景峰是强弩之末,所以李天舒才好对严景峰下手,如果不是这个情况的话,李天舒一时半会还真的不好对付这样的人。 虽然有些时候犯罪证据可以收集到,但是也要防止别人鱼死网破,这个时候的李天舒还真的是非常的欣赏严老这种老一辈革命家,他真的是无私奉献了一生。 旅游开发小组遇到的难题目前为止最大的就是这个炼油厂的问题,炼油厂的厂区内,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人正在那边叼着一颗烟,看着后面的清河湖。 “潘总,严总那边传来话说,只要条件差不多就可以出手,这个时候不是闹事的时候”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对着抽烟的男子说道。 这个抽烟的人姓潘,是严景峰的一个亲戚,不过有些远了,但是能力是有的,跟着严景峰也算是混出了一些名堂出来的,所以这个炼油厂能够拿下也有他自己的功劳。 “严总这么说,但是政府拿我们有什么办法?呵呵,只要我们不同意搬迁谁也动不了……”潘总吞云吐雾了一番冷笑道:“去给我接严总的电话” 严景峰的电话接通了,严景峰笑着道:“老潘,之前打电话你怎么没在的?我的意思你的那个秘书告诉你了吧?” 潘总道:“严总啊,你的意思小王已经传达给我了,只是目前我们要是松口的话,损失很大的,我觉得我们只要在坚持坚持的话,区里面肯定会给我们一大笔补偿的。” 严景峰有些不快道:“老潘啊,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这个道理不需要我在教你了吧?你跟了我这几年也算是混的不错了,有些时候要知足,你记住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跟政府斗” 潘总颇为同意的点点头道:“是啊,不过严总,这不是背后还有您撑腰呢嘛?要是没有您撑腰的话,我也不敢这么干啊,呵呵” 严景峰道:“现在是多事之秋,本身这个就是污染性企业,要是到时候真的被那么多的部门检查的话,你觉得我们到时候会主动还是被动?所以有些时候一定要谨慎一些,你真的以为到时候出了事情我能够摆平一切,我告诉你,西青市的水很深啊” 潘总自然不知道严景峰的意思,只是以为严景峰因为年纪的问题,这个时候的胆子有些小了。潘总的内心有些不屑,他的胆子是非常的大的。 和严景峰没有聊几句,敷衍了一下就挂掉了,挂了之后潘总冷笑道:“这个老严,实在是胆子越来越小了,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个道理都不知道了么?还是他教我的” 秘书小王连忙道:“潘总您的眼光在整个西青市能够有几个人能够比拟的?当年要不是你慧眼的话,怎么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局面?” 潘总倒是有些得意,说实话当时跟着严景峰的时候端茶递水什么都干,现在可不一样了,自己混出个人样来了,怎么也算是一个老板了吧? 人一旦有了名望和地位之后,他们的心境就会发生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时候的潘总就是有些飘飘然了,严景峰好心提醒他一句,却被他变成了是胆小。 实际上严景峰即便是出事了,他最多就是个被踢出局,绝对没有任何的危险,本身他也没有干什么坏事,到时候怎么也算不到他的头上。但是这个人就是贱,给你机会你不要。 潘总哈哈一笑道:“好你个小王,这个马屁拍的可是一点水平都没有啊”,小王连连点头,不过内心却不屑,“看你那乐呵的样子,我觉得水平太到位了。” 小王低声道:“潘总您批评的是,呵呵,我只是为潘总感到高兴而已”,小王表现的非常的谦逊,潘总的内心还是非常的开心的。 韦新华来到炼油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这一次韦新华来到了炼油厂不单单是带来了环保部门的,虽然是国有企业,但是除了国有控股的那一部分,私有股份是非常的多的。 韦新华这一次到来本意是想要和这个姓潘的在好好的谈一谈的,毕竟谁也没有到那种真正的水火不容的地步呢,不过就像是刚才严景峰说的那样,人心不足蛇吞象 “韦区长,真是的好久不见了啊,哈哈,来来来,快请坐……”潘总笑哈哈的说道,显然对于这位眼中的财神爷,还真是不太敢得罪呢。 韦新华也是笑呵呵的说道:“潘总啊,我也是好久没有看到你了啊,听说你最近不错啊?这里要拆迁了,你可是给我们出了很大的难题啊” 潘总咧嘴一笑道:“没有想到韦区长亲自来说这个事情,上一次和韦区长一起吃饭,我还是记得韦区长的风姿,今天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好好的让我来款待一下韦区长” 韦新华笑着道:“吃饭的事情一会再说,我这边还真是有些事情要找你说说,这一次市里面给我们的任务很重啊,你也知道的旅游开发区可是上面盯着的事情,目前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你这边没有搞定了,潘总啊,你财大气粗,咱们政府已经是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我今天来就是要完成一个任务啊” 潘总笑着道:“这件事情好商量嘛,咱可也是为政府工作的啊,当年这个烂摊子没有人接手的时候,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韦新华心中有些鄙夷,当年的事情难不成自己不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这个地方,只不过当时被赵云和给压下来了而已,弄成了好像其他人都不想要一样。 其实不是其他人不想要,而是其他人不敢要,要是要了之后变成了空壳子怎么办?这泄不是政府一句话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在这件事情潘总得瑟了起来。 韦新华嘴上不说,心中已经骂了这厮千百遍,韦新华笑着道:“老潘啊,说句实在话,我还真的不想来你这边的,不过今天李市长又找到了我,让我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你是知道的,我们城西区政府到底是个什么样,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也不是我这个当区长的在你这边哭穷,差不多点就行了啊……” 潘总笑着道:“咱又不让你们城西区给钱,不是有个什么有钱的集团么?拿个两三千万还不是小意思么?呵呵,我心也不黑吧?我辛辛苦苦把这个厂子经营成这样,说拆就拆啊?” 韦新华道:“老潘啊,政策就不需要我给你在讲了吧?我们已经跟你说的很明白了,现在是这么回事,你们搬迁的费用我们造出不误,另外还补偿你们一百万的误工费等等,土地也是我们现成的给你们的,你这个一开口就是两三千万,呵呵,你以为华盛集团是印钞机啊?再者说了,华盛集团人家是来帮助我们的,不是来替我们发钱的。” 潘总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道:“韦区长说句不好听的,这个钱还真是非他们出不可了,他们也是投资方,现在属于拆迁范围之内,怎么能够不给钱呢?一百万?我又不是要饭的” 韦新华有些气恼道:“不是一百万,是厂子换个地方,在给你们一百万的补偿,你说这样的好事去哪里找啊?再者说了,这里距离水源很近,你们的厂子又是污染很重的厂子……” 潘总有些不乐意道:“我说韦区长,你们不能吃干抹净就不认账吧?什么叫做我们的企业污染很严重啊?在我们的上游还有很多这样的炼油厂?怎么遇到问题了,就我们这边严重了,要当时没有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这边开了这么多年不还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吗?要是真给我讲这个的话,我还真要说道说道……” 韦新华心中有气道:“老潘,不是我不帮你,只是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帮,看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你看是不是差不多点把搬迁合同给签了?” 潘总站起来道:“韦区长要是今天过来劝我这个的,那我看就不要在劝我了,我这个人还真的不是听人劝的人,这个厂子达不到我的要求,我是绝对不会搬迁的。反正我们在哪边不是炼油?但是这个旅游开发只有这个地方才可以开发吧?呵呵” 潘总乐呵呵的说道,他知道,现在基本上都建成了,自己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大煞风景的地方,尤其是污染,影响了水质还怎么给别人看? 人家花钱过来不是为了看污染的吧?既然不是为了看污染的,人家自然就有人家想要看到的东西了,所以在这个时候着急的可就不是他姓潘的了,而是西青市政府了。 其实这个事情他是听人说过的,也正是因为听人说过,所以觉得非常的有意思,西青市之前新来的市长就是要搞这个政绩工程,既然要搞,自然就不想把事情闹大了。 要是真的将事情闹大了的话最后怎么收场才好呢?所以这件事情对于潘总来说,实在是一件不是什么着急的事情,而对于西青市的整体运营来说,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了解了行情之后,潘总自然说话的底气就硬气了起来了,在他看来,花这么大的代价搞这么个破玩意,什么时候才能够把钱给赚起来呢? 根本就是个没影子的事情,既然是没有影子的事情,市政府肯定是怕丢人的,要是到时候闹大的了话,捂盖子都来不及呢?潘总就笃定城西区政府不敢闹大。 而且这一次韦新华过来的态度也是让潘总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关系,一个政府要员对自己有必要如此的客气么? 韦新华的心情就不是那么的美丽了,这个姓潘的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了,不过如果不是因为李天舒让自己去做这件事的话,韦新华还真的不太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韦新华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道:“姓潘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要是还执迷不悟的话,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韦新华突然这样的硬气让潘总一愣,随即潘总的脸色也是有些阴沉的说道:“我说韦区长,我这是在跟你好说,就算是我同意,我后面的几百个工人也是不会同意的。” 韦新华冷笑连连道:“你这算是给我们政府对抗到底了?呵呵,很好,栾局长,你派出一个检查小组,专门进驻炼油厂,除非一滴废水不给我排出,否则按照国家的政策给我罚” 潘总的脸色数变,刚才严景峰就说到过这个事情,没有想到真实情况如此突然的就发生了,只不过潘总觉得韦新华这个是在吓唬自己而已。 潘总强笑道:“韦区长,你这样是不是把事情做的太绝了?价钱我们可以在商量嘛……” 韦新华冷笑道:“商量?我没有这个空和你商量,要么你同意我们政府的搬迁计划,要么这个工作组就一直进驻下去,你跟我们耗?呵呵,我看到底是谁跟谁耗” 韦新华早就想出了这一招,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的招数都没有这一招管用,这一招可以说是断绝了潘总任何的念想。 其实潘总最大的依仗就是严景峰,可是严景峰说让他见好就收,但是政府给的条件实在是没有达到他的期望值,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显然是不太会同意这样的事情的。 不过和政府对抗能够有什么好处?显然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现在的潘总只能是坚持坚持在坚持了。要是这个时候认怂了,丢的可就不是面子,而是人了。 潘总强硬道:“既然韦区长有这个兴趣的话,那么我们就很你耗,就算是我不营业又如何?这么多工人的工资你发吧,反正这个是你们要查封的,到时候要闹出什么**出来,吃不了兜着走的人,反正不是我这个企业家,是你们政府不让这些工人有活路的” 韦新华站起来指着潘总道:“你……呵呵,很好,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是吧?我看你有多少钱可以罚一下……” 潘总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罚钱?可以啊,那你让其他污染企业和我一个标准,你要是专门针对我的话,我可没有到时候随便你告到哪里去,你这是打击报复,我看你是收了那个华盛集团的人什么好处吧?否则怎么可能在我跟前这样呢?” 韦新华嘿嘿冷笑道:“呵呵,既然你这样不要脸了,那就休要怪我了,当年你是如何得到这个厂子的,咱们心知肚明,不要以为有个后台就如此的嚣张,总归这个是党的天下,跟我横?呵呵,我看你能够横的过谁,今天我还就跟你卯上了,不要我面子的人,我通常都是不给他面子的。你姓潘的既然和我玩,就要做好被我玩死的准备” 韦新华这一句话说的非常的大气,让人感觉霸气十足,其实现在的潘总心中也是非常的慌张,早就没有开始的镇定。 他知道,要是韦新华真是跟他这么玩的话,他是肯定耗不过韦新华的,他一年才赚多少钱?要是这样耗下去的话,要不了三年自己就要破产了。 韦新华天生是领导,人家怕什么?随随便便给你弄点这个检查那个检查,你不烦也要烦死了,现在人家既然跟你撕破脸了,就说明人家已经没有把所谓的严景峰放在眼中了。 但是有一点潘总没有搞明白的是,为什么韦新华突然就这么硬气起来了呢?潘总有些不死心的说道:“韦区长,看在严总的面子,我们没有必要闹成这样吧?这样吧,我们各让一步,一千万,我直接就搬迁走人,韦区长你放心,好处我不会少了你的……” 韦新华正气凛然的说道:“潘亮,我告诉你,我韦新华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你已经赚了不少钱了,我看你还是见好就收吧。咱们以后见面还能点头打个招呼,侵占国有资产的罪名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承受得了的……” 韦新华已经不给潘亮任何的面子了,要知道,潘亮在现在的情况下已经被韦新华给的没有任何的退路了,这个时候想要很好的把握住现在的局势的话,除非是潘亮服软。 但是潘亮现在提出的条件实际上根本也是不可能的,一千万?嘴皮子一动就要一千万?呵呵,那么这个钱也太好赚了吧?韦新华这个时候才觉得有这样一种人在这边,工作实在太难了。 韦新华决定一定要给潘亮一些颜色看看,否则还真的不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睛了。 环保工作组进驻之后,很快就进入了角色,随之而来的是消防、安监等各个部门,反正能够检查的人都过来检查了,甚至连卫生、妇联的人都过来检查了。 潘亮心中那个郁闷,这个韦新华玩的也太绝了吧?怎么就这样不死心呢?自己好像没有的罪过韦新华吧?潘亮这个时候自然要找人了解一下情况了,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以后还怎么混? 潘亮找到了城西区区委书记卞伟国,卞伟国听到了潘亮的消息之后,也是愣住了,因为潘亮实际上和他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卞伟国和严景峰的关系很不错,又是赵云和提拔上来的人。 所以在这个时候潘亮没有办法只有找到了卞伟国,卞伟国的办公室中,潘亮的脸色非常的难看道:“卞书记,这件事情就是这样的,你说说,以后我们这些人还怎么去经营?动不动就是检查,动不动就是停工……我们的工作还怎么继续下去啊?” 卞伟国拧着眉头道:“小潘啊,我跟你说过,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过分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里面是什么形势?这个工程可是李市长盯着的工程啊,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和李市长斗下去?”,卞伟国有些恼怒的看着潘亮,这个潘亮有些太过不知进退了,李市长的工程他也敢做拦路虎,真是不要命了。 潘亮道:“卞书记,那也不能让我亏的厉害吧?我这个可是把我这辈子的心血都给投进去了,要是在不在这个时候赚点钱的话,我到哪里去赚钱啊?” 卞伟国安慰道:“赚钱的机会是很多的嘛,你这一个炼油厂一年那么多的进项……” 潘亮苦着脸道:“卞书记,您尽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了……”,潘亮刚准备打倒苦水,这个时候卞伟国冷喝一声道:“够了,不要每次都是同样的话” 卞伟国听着潘亮的话非常的郁闷,感觉这个小子好像拿了他点东西就额上了自己一样,让人感觉非常的不爽,但是又没有任何的办法,谁让自己没有这个本事治这个小子呢? 但是现在的问题也是非常的严重,听说前几天李市长去了旅游开发小组那边还拍了桌子,显然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听说还处置了陈志文。 卞伟国知道,现在市里面的情况那叫一个乱啊,这个时候自己过去的话就是添乱,绝对不能在给市里面添乱了,要是在添乱的话,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自己的老领导赵云和已经去省委了,看似是高升了,实际上没有走到省委组织部部长这个级别的时候,副部长就是个摆设。 卞伟国绝对不相信这个时候赵云和能够帮助自己,在西青市还是这帮常委说了算,上一次的常委会,城中区区委副书记上台让卞伟国震动很大。 要知道樊丽这个女人之前和自己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现在竟然爬到了他的头上,其不论人家是用了什么办法,但是有一点可以说明的是,自己连提名一下都没有。 这个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常委里面几乎是没有人支持自己的,即便是有个把支持自己的,恐怕连开口都没有开口就闭嘴了。 这样的情况怎么能够不让卞伟国心惊呢,自己现在的位置一个说不好就要被取代了,必须要寻找一个新的支持者才行呢。 但是这个支持者到底要找谁呢?之前赵云和选择了石开云书记,但是貌似石开云书记不太给力啊,卞伟国观察了一阵之后发现石开云的地位实在是有些不行的。 跟着一个没有前途的市委书记,最后是要被牵连的,当然了卞伟国不知道石开云和华立民以及李天舒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以为市委那边斗的是不可开交的。 实际上并不是如此,市委那边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夸张,石开云基本上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现在李天舒算是西青市的一哥了。 卞伟国知道,如果樊丽真的是李天舒的人的话,那么李天舒在西青市常委会上的优势就非常的明显了,稍微一动就有可能控制常委会。 当然了,西青市微妙的变化让下面的人也是非常的紧张,选择成为了他们新的话题,到底怎么选择?到底应该选择谁?最后真正的胜利者又是谁? 这些都是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从政能够走到最后的人并不是很多,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要面临各种各样的情况,要有各种各样的选择。 所以有些时候在下面做一个小科长什么的,反而比高高在上的人要好得多,高高在上的人注定是人们仰慕的对象,但是注定也很难与普通的老百姓交织在一起。 有些时候看上去这些事情是非常的矛盾的,不过细细想来有些事情往往都是成为一种必然,卞伟国之所以要教育潘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市里面的形势。 潘亮心中的郁闷是可想而知的,现在基本上就是没有人能够支持自己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怎么能够变成这样的情况呢?就连平时很支持自己的卞书记也不支持自己了。 潘亮道:“卞书记,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不会就拿着那一百万就走了吧?我不甘心啊……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卞伟国呵呵一笑道:“你现在不甘心?等你想要甘心的时候恐怕就来不及了,我告诉你,李市长这个人一般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你要是跟他蛮干的话,呵呵,有你好果子吃呢” 潘亮对于李天舒的了解说实话只是仅限于听说,真正的还真的没有接触过什么,不过从现在的样子来看,韦新华很有可能是受到了李天舒的授意。 卞伟国打了个电话给韦新华:“韦区长,呵呵,有空吧?我找你了解个事情” 韦新华当然知道卞伟国和潘亮的关系了,不过有些故意的问道:“有时间啊,呵呵,卞书记找我我就算是没有时间也是有时间的,书记什么事情啊?” 卞伟国呵呵一笑道:“是这样的,旅游开发区的那个炼油厂,就是潘亮的那个炼油厂到底是怎么回事?市里面给的补偿价格是不是有些低了?” 韦新华道:“卞书记,这件事情在常委会上我们都是提过的吧?这个是市里面给的标准,我们在这边讨论到底合适不合适是没有用的,从理论上讲,这个价格潘亮绝对是只赚不赔的。市里面这一次是下了大力度的,卞书记您也应该知道的吧?我前几天就被李市长给训过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要不然我可就退位让贤了” 官场上谁会拿自己的官帽子开玩笑?反正在韦新华看来自己绝对是不会拿自己的官帽子开玩笑的,而且这还是一个站队的机会,只要站队站的好的话,自己未必没有上升的空间。 这样的情况下,韦新华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不可能的。 卞伟国干笑了两声道:“嗯,我们城西区委是坚决拥护市委的决定的,这样吧,我和潘总在谈一谈,能够不闹事竟然不要闹事,现在正是两会召开的期间,一切都是要注意的。” 韦新华道:“卞书记说的是,一切都是要以稳定为前提的,不过有一些我要和卞书记讲一讲,这个潘亮动不动就要挟政府,还说要煽动工人闹事,要是再有这样的言论的话,我看他可以进去呆一阵了,简直就是不像话嘛……” 卞伟国道:“还有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瞎胡闹嘛”,说完卞伟国就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之后,潘亮看着卞伟国,卞伟国沉声道:“潘亮,你是不是不要命了?现在是什么时期?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讲啊?还要煽动工人闹事?” 潘亮尴尬一笑道:“我也就是吓唬吓唬韦区长的?我还真敢那么干啊?呵呵” 卞伟国冷笑道:“你?我还真的说不好你会不会那么干,不过你要是那么干的话,不用别人,我第一个就把你给送进去小潘啊,我跟你说,你现在拿走这钱才是你自己的钱,你要真的想要在这个上面赚钱,我恐怕你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要是李市长真的想让韦区长和你谈的话,恐怕就不会采取这么过激的手段了……” 潘亮道:“这个市里面不是欺负人么?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拿我们这些老百姓当成什么了?” 卞伟国冷笑道:“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是老百姓了?我告诉你,一切都要从大局出发,这两天或许还真的是市里面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恐怕再过两天情况就不是这么的乐观了” 卞伟国还真的不是在吓唬潘亮,卞伟国不像潘亮,他是玩政治的人,政治上最主要的就是预判,这个时候卞伟国知道,李天舒肯定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如果潘亮真的不可理喻的话。 恐怕到时候还真的是秋后的蚂蚱,蹦踧不了几天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卞伟国只能是尽力的劝阻了,要是真的劝阻不了的话,那还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