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心惊的省委书记 - 巅峰权贵

第四十六章 心惊的省委书记

这天下午,办完事情的李天舒马不停蹄的开始在金陵搞着他的扫尾工作。 李天舒和王群联系了几家国有大型企业的负责人之后,在王群的引荐下,互相都留下了号码。这些企业都是李天舒觉得以后用得着的,当然还有很多企业还没有去的成,毕竟时间非常的有限。 不过李天舒觉得有点无语的是,因为王群的面子,或者说是王彬的面子。那些总共加起来五万多块钱的磨豆机,那个制造磨豆机的厂子直接就以无偿赠送的方式给李天舒等人送了过去。 连运费都省了,李天舒轻装来,轻装去,什么事情都办妥了。那个厂子更是保证接下来都会以成本价给李天舒。 李天舒微微推脱了一番,也是欣然接受了。这个时候并不是他矫情,实际上李天舒已经给了王彬书记一个天大的机缘。这一点小事还不是愉快的就接受了? 礼尚往来才是交朋友的基础,如果单纯的付出,那不是李天舒的做事风格!当然也要分什么人呢。 晚上的时候,李天舒和郭浩、陆豪二人在房间内喝着茶。 “二哥,嘿嘿,今天中午咋这么神神秘秘的呢?”郭浩笑着道。 “没什么,这件事情你们甭管了,对了,我上回给你们的那些个股票的名单带着呢吧?”李天舒对着郭浩道。 陆豪和郭浩点点头:“二哥,带着呢,咱们这一次来是不是就直奔香港?不过二少,咱们这十万块钱是不是少了点?” 李天舒点点头道:“是少了点,但是如果什么都靠别人,即便是再多也没有任何的成就感。实际上十万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这个时代的万元户实际上已经非常的牛叉了。 陆豪和郭浩显然是信心满满,这可是人家专家教授提供的几支股票啊,虽然不一定能够全部的命中,但是好歹也不会吃亏吧? 郭浩道:“二哥,你说咱们这一次去香港,赚多少钱就回来?” 李天舒笑道:“多少钱?反正你们从现在到年底之前就给我呆在那边,到了之后直接打电话给我!到时候有什么突发状况或者什么的,咱们直接电话联系!” 郭浩点点头道:“去香港的事情,我请一个哥们帮忙了,没有问题!” 李天舒道:“到了那边,也要找一个熟悉行情的!一步步来,你们要搞清楚之后在弄这些!” 郭浩无所谓的笑道:“没事,二哥,我老妈说了,这一次让我混出点人样出来。那么以后我老爹就不*着我干别的了。到时候钱不够了,我直接跟家里在要点,反正他们那些做生意的也有钱,就当给我零花了!” 李天舒摇摇头道:“别人给的钱和自己赚的钱能一样嘛?这样,你们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直接坐火车去南方市!到时候在去香港!” 陆豪一惊道:“我说二哥,不是这么着急吧?我们在这边还没有玩够呢?” 郭浩笑道:“我说阿豪啊,你就这点出息?咱们出来可不是玩的,咱们是赚钱的啊!” 李天舒也耸耸肩道:“其实香港比金陵繁华多了,到了那边你们赚点钱,自己玩玩岂不是更好?” 陆豪眼睛一亮,然后笑了笑道:“二哥,咱们这一次真的能赚钱?” “二哥,我们到了那边有什么情况就联系!”郭浩显然没有陆豪的那么无耻的问出能不能赚钱的话。在郭浩看来,这事就当是娱乐娱乐的事情了。 显然赚钱才是陆豪和郭浩两个人真正关心的事情,如果真的能够赚钱的话,那么他们以后和家里人顶撞起来的话,也不至于那么的憋屈了。要不然家里人总是这啊那的,听着都腻歪了。 郭浩虽然心中觉得成功成功无所谓,但是年轻人,谁不渴望成功?谁不渴望别人肯定? 李天舒和陆豪郭浩等人彻底的谈了一次,大概花去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其实李天舒反复的交代也是出于谨慎考虑。这是第一次带着兄弟们发财,如果搞砸了,虽然陆豪和郭浩不说什么。 但是李天舒总是心里不舒服的。不过股票当中实在玄妙无数。所以李天舒并不敢保证自己的重生带来的影响有多大?现在的李天舒就是想着先积累一下原始资金。 对于下一步的考虑,李天舒还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现在这个时期基本上就是遍地是黄金的年代,即便是买一块囤积在那里,到时候价格也是无数倍的上扬。 不过李天舒倒是觉得,如果自己重生了,还用囤地的方法赚钱,那实在是太过的可耻了一点了。赚钱的法子多着呢,到时候根据他们赚钱的情况在定吧。 李天舒现在等个心思都放在了第二天的苏江省报上面。 第二天上午,似乎这天气也变得有点压抑,整个空气都有着一丝的凝固。 李天舒买了一份省报,然后就坐上了回盐东市的车子。看着上面的标题《旗帜鲜明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李天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李天舒来省城最大的目的实际上已经达到了,无论这件事情会引起多么大的震动,李天舒知道最后的胜利者里面肯定有着李家一份。 虽然李天舒并不需要自己的家族有多么大的帮助,但是这个家族里面有太多自己不想失去的东西,李天舒岂能让这些东西再一次的在自己的眼前消失?绝对不能! 邱燕昨天下午就回去了,李天舒原本是想跟着邱燕一起回去的,但是李天舒想了想还是等到今天在回去。虽然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但是李天舒还是想最快得到这个消息。 昨天楚凌飞并没有再一次的打电话过来,其实今天早上楚凌飞倒是打电话到张少伟那边,让他告诉李天舒事情办妥了。不过张少伟昨天晚上就和李天舒分别了。 此时李天舒倒是消停了,一个人乐呵呵的坐在车上,回到了盐东市。 但是他是消停了,整个苏江省,乃至全国都已经快炸开了锅了。 苏江省委办公大楼,省委书记杨广正办公室内。 此刻苏江省委书记杨广正按照往常的惯例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拿出一份苏江省报准备花十分钟的时间浏览一下报纸。 这个是杨广正的习惯,从他当上县委副书记的时候开始,就培养的习惯。省报是党的咽喉,从省报上就可以看出最近一阶段苏江省的政治动向。 今天的杨广正似乎心情不错,端着茶杯,嘴中还哼着昆曲,但是当他看见苏江省省报的那一刻的时候,整个房间似乎没有了任何的声响,紧接着就是一声脆响,杨书记的茶杯掉在地上碎了。 但是杨广正丝毫没有在意,秘书慌忙的进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杨广正似乎连秘书进来都不知道。他的内心只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中央已经定调子了?自己完了? 杨广正知道,如果中央定了调子,那么自己的仕途就完了。杨广正心有不甘的看着《旗帜鲜明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这篇文章,事先怎么没有人通知自己?风向变幻的如此之快? 一时之间,杨广正心中闪过了无数的念头,能够让省委书记失态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但是这一篇文章足以让杨广正失态了。 杨广正说起来能够当上省委书记,当然是与自己支持总书记的方针和政策有关,但是他也知道这一阶段,全国围绕着这个问题产生了很多的分歧。 杨广正越看这篇文章,心中越惊! 如果不及时的控制,有可能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华夏必须具有华夏的特色的改革开放?不能造搬西方的那一套? 思想建设是经济建设的基础? 这些论调和总书记的全面支持改革,不遗余力的发展经济虽然没有背道而驰,但是完全和总书记的意见是想左的啊。 杨广正并没有看编者按,耐心的读完文章,心中感叹,“已经定下的基调了。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啊!” 杨广正似乎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目光有些浑浊了起来,一步错就是步步错。杨广正知道,在这样的时刻任何一步走错,那都是不可挽回的后果。 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就在于此。 “书记、书记,您没事吧?”秘书将摔碎的茶杯扫走,然后用拖把拖了一下地之后,上前低声的询问道。 “小王啊,这一次恐怕要变天啦!”杨广正到底是省委书记,经过短暂的失态之后,已经调整了过来。即便是这样,现在他还是苏江省的省委书记。 “书记?您是说刚才的那篇文章?”王秘书轻声的问道。 “嗯,中央的论调下了,那么我也就到头了!”杨广正唏嘘道。 “中央?杨书记你搞错了吧?那个下面的编者按是我们苏江省盐东市的一个副乡长!”王秘书惊讶的说道,显然杨书记的话是听懂了。但是他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虽然也愣住了,不过看到编者按的时候,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