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高副区长 - 巅峰权贵

第三百零九章 高副区长

杏花区是大原市的中心区之一,实际上省府的所在地就距离这边隔壁的一个的一个区。 杏花区最为出名的就是煤炭运输业比较的发达。实际上在杏花区,煤炭一直都是他们的第二大支柱产业,不过这里本身是没有煤炭资源的。杏花区的第一大产业自然是白酒行业了,古诗有云,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所指的就是这里了。 杏花区位于大原市的中东部地区,区政府所在地就距离李天舒等人吃饭的地方不是很远。当李天舒等人到来的时候,看到这几个人姗姗来迟,李天舒自然也没有什么不乐意。今天他过来原本准备的就是随便的看一看瞧一瞧。 想要真实的了解这个社会,了解这群官员的基本素质。这些都是必然要经历的。如果连省府的干部都这样的话,那么可以想象一下下面是怎么回事了。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金高才脸上堆满了笑容,看着此人坐下来,连忙道:“高区长,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们等您还不是应该的嘛,呵呵呵呵!”,一旁的李天舒也是有些诧异?居然还是个区长。 那个叫做高区长的笑着道:“小金啊,最近都在忙什么呢啊?我可是有一阵没有看到过你了啊,没有想到你这冷不丁的就窜到香港去了啊,呵呵!” 金高才笑着道:“高区长,我这走到哪里也不能忘了您啊,呵呵!咱们先坐下,坐下说!” 高区长站了起来道:“我看这个位置坐的有些不对啊,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喜欢跟年轻人坐在一起,这样我感觉自己还是很有活力的嘛,心态也能慢慢的变好啊!” 几个随从笑着点点头,然后看向了金高才。金高才这个郁闷啊,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道:“高区长您随便坐,随便坐!”,其实金高才今天来了之后才想起来,这个高区长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今天看到了雨馨这样的美人,他这头发情的公牛能没有什么动作么? 金高才最郁闷的地方是,如果人家女的不同意,这不就扯淡了么?看雨馨的样子,其实早在火车上金高才看到雨馨那种不嫁富豪的气势,就知道此女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也是为什么听说玲玲家做生意之后,金高才果断放弃的一个理由。 其实做娱乐业啊什么的,金高才都是搞了玩。实际上如果真正能够做好煤炭生意的话,谁愿意去做什么劳什子的娱乐业啊?金高才也是看行情很不好,才决定改行的。 高区长假装转了一圈然后道:“我就跟两个美女坐在一块,啊,哈哈哈!” 李天舒微微眯着眼睛,眼神中带着一丝的不屑,他倒要看看大原的干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德性。金高才笑着道高区长笑着道:“这个小兄弟长相都是颇为清秀啊?怎么着?来大原找工作来了?”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高区长您好,嗯,到大原来上班。人生地不熟的,承蒙金老哥看得起,带我出来走一走看一看。” 高区长道:“嗯,老金这个人就是喜欢这一套,呵呵,不过为人还是相当仗义的。” 菜一一的开始上了起来,金高才举杯对着几人道:“两位美女,还有这位小兄弟,来来来,咱们敬一下高区长,还有几位领导。感谢高区长盛情款待!” 雨馨有些为难的说道:“金总,我不会喝酒,能不能换成别的啊?要不我以茶代酒?” 高区长大咧咧的说道:“这位同志贵姓啊?” 雨馨知道眼前这个人可是个大官,立刻站起来道:“高区长您好,我叫张雨馨!” 高区长哈哈一笑道:“这个名字可真是不错啊,呵呵,不过今天这酒你可是必须要喝啊!” 玲玲这个女人比较的爽快,站起来道:“高区长,要不我陪您喝?雨馨她是真的不太能喝酒的,要是醉酒了,还真是个麻烦事呢,呵呵!” 高区长摆摆手道:“既然是举杯,那就要喝掉了。这样,雨馨既然不能喝酒,我也不勉强。你就喝两杯?怎么样?”,雨馨有些郁闷,两杯?那是多少啊?那可是半斤酒啊。雨馨自认为自己还没有这个酒量,可是眼前这个人如果他不高兴了会怎么办呢? 也是雨馨等人没有社会经验,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能够如此的豪爽呢?当然了,毕竟是在校的学生,你指望她能够有多少的经验呢?有时候官威这个东西难以捉摸的。 如果雨馨不喝,那么高区长肯定还会想其他办法的,今天晚上恐怕这个高区长真是有些想法了啊。李天舒冷眼旁观,从开始到现在,喝酒已经喝到一半了,自己也没有喝完这杯中酒。 高区长和他底下的几个人显然都是直奔玲玲和雨馨而去。在高区长看来,这个就是金高才送给他们的礼物。金高才此刻的脸上也是有些难看,不过也没有办法。这个高区长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主,要是得罪了他,金高才自己可是要倒大霉的。 高区长,原名高寒,是杏花区分管工业、矿产、能源等部门的副区长,在杏花区也算是权势滔天的人物之一。而且高副区长的背后就是市委组织部的左亮部长。 当然了,这个也是有一次高寒带着金高才无意中让金高才知道的事情。之后金高才出去为了撑场面就说成了左酒过三巡之后,高区长还保持着很清醒的状态,说起来七八两酒对于他们这些酒场常客来说,还真的是不算什么的。高区长笑着道:“这样,我送一下这位美女上楼休息!原来雨馨还真的是不能喝酒啊,早知道就不让他喝了!” 金高才道:“高区长,不用了?我来送就行了!”,一旁的玲玲也是有些不清醒的说道:“什么醉……醉了,我没……没……醉!!” 高区长脸色立刻冷下来道:“怎么,老金你这是什么意思?”,高区长的意思很明显,你丫带过来的女的不是给我的,难不成是真的过来见见世面的?你说出去我信么? 金高才此刻脸色憋的像猪肝色,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个狗日的高寒,真他娘的是一个禽兽啊。”金高才郁闷的想到,可是却也无可奈何。今天他算是犯了一个大错误了。 金高才很快的在权衡利弊,这个雨馨虽然说漂亮,其实也是好摆平的。毕竟是农民出生。但是这个玲玲可就不一样了,人家架在京城,指不定是有个什么关系呢。 金高才道:“高区长,这个玲玲是我亲戚,雨馨是她同学啊。我今天带玲玲过来,就是因为玲玲她家在京城做煤炭生意的,想要跟高区长……” 高区长此刻已经是很不耐烦了,不过听了金高才的话,还是道:“那你带着你妹妹回去!” 一听到这个话,一旁的几个人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了。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虽然说煮熟的鸭子飞了,但是至少吃的鸭子要保险?虽然心中不岔,但是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高区长装成是一本正经的模样,然后上前扶起雨馨,正准备搀扶着雨馨上楼的时候。从高区长的身后又传来了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高区长,这是我女朋友,你要把她带到哪里去啊?”李天舒站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高寒。 高区长整个身子都愣在那里,要是这样的话,今天的面子可就丢大了。这他娘的刚才怎么没有听说呢?高区长皱眉看着金高才道:“老金,你办的是什么事?” 金高才愕然的看着李天舒和高区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高区长底下的一个人道:“你说是你女朋友就是你女朋友啊?呵呵,我看着一点都不像呢!” 高区长一听对啊,这他娘的想要英雄救美?老子还以为真是他女朋友了,这小子真是不上路子啊。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就要这样,实在是不智啊。 高区长语重心长的道:“小李啊,做人不要逾越李天舒笑着道:“不瞒高区长,我们两个搞对象也就一天的功夫,今天她才答应我的。要是不信的话,等会他醒了,你可以问问他么!” 高区长面色一寒,这个时候任谁也知道,李天舒这厮是故意拿人开涮的了。金高才连忙道:“高区长,您别生气,别生气啊。我这个小兄弟就是爱开开玩笑……” 一旁的一个人站起来道:“开玩笑?老金,高区长平时待你不薄?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啊?弄个这么个玩意来扰了高区长的兴致,你很好很好!” 李天舒面色也渐渐的冷下来道:“哼,你是什么人?兴致?一个党员的兴致就是将女人灌醉,然后带走么?这个到底是什么兴致?你解释我听一下!” “小兔崽子,什么时候蹦跶出个你啊?草!”这个人拿起个酒瓶就准备上来。活像一个地痞无赖一般,足见晋西的民风是异常的彪悍啊。 李天舒冷然道:“老金,你站后面来!你们这一群人,简直是无法无天,还有一个党员干部的形象嘛?还有一个为老百姓风险的公仆的形象嘛?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这是在犯罪。组织上花了这么多的力气培养你们,就是培养你们这样的?” 高寒一惊,此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当真是有些骇人啊。不过怎么看也是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能够牛叉到什么地方去?高寒心道:“老子刚才居然害怕了一下啊,丢人啊。这他娘的小兔崽子,装大葱装到老子这边来了。今天这顿饭吃的,真是扫兴啊。” 不过高寒转眼看了看雨馨,眼中又充满了火热,此刻他看到雨馨简直就是一个*的羔羊,真想很快的扒光她,肆意的把玩一番。这个时候高寒道:“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说完,高寒就带着人准备走了,李天舒一看几个人拦着自己,也不惊慌道:“高副区长,我劝你还是不要一意孤行,今天你这么做,无疑就是自掘坟墓。我相信明天的这个时候,纪委的同志就应该找到你了!” 纪委?高寒刚走没两步,腿一哆嗦。这他娘的,这小子咋老吓唬人呢?高寒将雨馨弄坐在了椅子上,然后又重新的坐了下来道:“你是谁?癞蛤蟆打哈气,口气倒是不小!” 高寒虽然好色,但是却也为人谨慎。这个时候他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美女而真的冒着葬送自己前途的危险。此刻看着李天舒,给人的压力却也是不小。高寒清醒了几分之后,却也恢复了他的一些官位。毕竟是一个区的副区长,权柄正盛的人物。 李天舒道:“一个没有工作的人而已,不过我奉劝高副区长一句,一个干部如果连自身都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寒笑了,笑的很开心道:“刚毕业?”,李天舒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道:“毕业三年。” 高寒道:“小兄弟啊,人有一生正气是好事,但是却也要量力而行啊!今天我给你个面子,这两个女娃子你们带走,不过我高寒却也不是这么丢脸的人。今天我给你一个面子,但是明天,呵呵……”,高寒的意思很明显,今天你不让我开心,明天我不让你好过。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彼此彼此!” 高寒笑着道:“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啊?来日我们可是要好好的在交流一番啊!”,虽然是笑着,不过李天舒也是从他的言语中听到了很多的威胁。这个高寒当真是有些不知所谓。 李天舒道:“高副区长如此想念李某人?呵呵,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的!所以大名就不通报了,不过我们可以打个赌,我们在一个月之内还能在见面。到时候高区长看到我可不要大惊小怪的啊,呵呵!” 高寒有些诧异的看着李天舒,此人说话明显就是有恃无恐嘛。高寒的心中不知道怎么滴,反正就是有些不好的感觉。但是高寒又想,这个怎么可能呢?才毕业两三年?难不成是哪家的公子哥?按照道理来说,这大原城里面什么公子哥什么的,他能不认识么? 那么高寒又想了,不是公子哥又是什么呢?不过毕业才三年多。顶死了是一个科级干部呗。怕啥?高寒也不知道这没有由来的害怕是什么。可是现在高寒的确是没有任何的兴趣在去玩女人什么的了。毕竟被一个人威胁进纪委,这个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一般高寒玩女人的时候,谁能够在旁边说如此扫兴的?金高才在一旁当真是郁闷无比啊,这个李天舒可把自己给害惨了。不过金高才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个时候他能说什么呢? 金高才这个人,乍一看的确是令人讨厌的。不过李天舒跟他接触了这段时间发现,此人还算是个比较不错的人。至少为人方面还比较的仗义,当然了,刚才面对雨馨的事情的时候。他也是没有那个勇气,长期的被高寒压制,能够解救出一个玲玲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高寒冷哼几声,却也没有在和李天舒说话。高寒带着怒气走了。就连金高华给他从香港带的东西都给砸掉了。可见此人现在是有多么的生气了。不过生气归生气啊,金高才也只能在一旁赔礼道歉了。李天舒则是脸色一如既往。 等高寒等人走了之后,金高才有些郁闷的说道:“我说小李啊,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知道做人的道理呢?这些人也是你能够顶嘴的么?一天到晚在学校里学的那些知识有什李天舒笑着道:“老金,你这个人我看着是不错的,虽然倒卖一些煤炭什么的,心眼其实并不坏。这一点我也算是比较欣慰的。这样,我在京城有几个朋友,他们正想打通晋西的煤炭市场,如果老金你有意向的话,那么到时候晋西这边的总负责人就非你莫属了啊!” 金高才一听道:“总负责人?得得得,小子,你就别框我。你看看我这个环球实业就知道。不就是个名字好听么?其实自己家里的事自己知道。别拿这个糊弄我,我跟你说,咱们这一次恐怕真的要倒霉了,你要知道,高寒这个人心眼不大。颇有一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意思,所以你不说名字还是明智的。我怕你一说名字,大原你就呆不下去了。说起来我也是有些对不起雨馨啊,这个丫头……哎!” 李天舒笑着道:“老金,有一句话叫做量力而行。所以有些事情你要看的通透一些。有些坏心眼是可以的,但是最好不要付诸于实际行动。就拿今天这件事情来说,你这样毁灭的是什么你知道嘛?你毁灭的是你的人格,你毁灭的是两个女孩子的未来。” 金高才立刻道:“我……我一时忘了高寒的喜好了。真的,我真的是想带你们出来见识见识的,可是没有想到结果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现在想想也是,好在你年轻气盛啊。要不然雨馨这个丫头可就……” 李天舒面容严肃的说道:“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的话。我估摸着以雨馨的性子,自杀的可能性都是有的。到时候恐怕你我谁都逃脱不了干系……” 金高才抹了一把汗道:“不……不至于这样?”,金高才别看是混社会的,实际上胆子并不是很大,如果胆子大的话,也不会活的这么憋屈了。他一直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地带。但是在深入他却也不敢越过雷池半步了。 今天的事情金高才也是后悔,现在他听李天舒这么一说,反而是不怎么后悔了。李天舒笑着道:“也不是我框你,我的朋友真的有意整合一下晋西的煤炭市场。改革了,开放了,煤炭私营也是可以允许的了。国家的政策越来越松,这个时候抢占市场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李天舒之所以有这样的打算,实际上他有他的目的,煤炭赚钱么?赚钱!但是很多人赚的是什么?都是黑心钱啊。这样的黑心钱赚了有什么意思呢?这个时候才是整理和规范市场最好的机会。晋西是产煤大省。规范了,合理了,自然就有很多人听你的了。 李天舒是要给晋西乃至全国做一个榜样。后世听说的矿难什李天舒有钱,有很多的钱,他不在乎多花一些钱。他知道,即便是最为严格的生产安全程序全部加上去,最终煤炭还是有利润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天舒并不是为了赚钱,第一是为了规范市场,第二是为了矿工们的安全,第三也是给晋西政府减轻压力。 这个年代,国有煤矿有很多已经垮掉了,内部的蛀虫不少。这个时候国家为了鼓励别人开矿,自然想要将资金不断的集中起来了。所以这个时候谁的资金量大,谁的优势就明显了。 要是和李天舒比资金量?呵呵,这个还真是没有什么看头了。李天舒心中的想法油然而生啊,华盛能源有限公司。李天舒觉得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不断的建设子公司了。 这一次李天舒打算让郭宇航等人前往美国等地开始学习。正好美国的采矿技术也是不错的。现在华盛集团的精英还不算很多,这一次前往美国也是可以高薪聘请一批,专门的管理人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