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号首长的决定 - 巅峰权贵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号首长的决定

zhongnanhai,一号首长正在和凌总两个人讨论着什么,自从苏联解体之后一号首长就再也没有闲下来过,这个可不是一号首长的身体有多么的好,而是*心的事情实在是非常的多。 一号首长道:“小凌啊,这些天来国内和国际的形势变化的实在太快了。苏联解体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你觉得我们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 凌总一惊,知道这个是有些要考校自己的意思,凌总也知道一号首长的心思,改革是一号首长始终坚持的路线。在一号首长的内心深处,改革一直都是他的目标。这个时候凌总怎么可能忤逆一号首长的意思呢?而实际上凌总也是认为改革是很有必要的。 凌总道:“我觉得我们现在不应该把苏联和我们混为一谈,苏联是苏联我们是我们。难不成苏联的失败就能够代表着整个社会主义制度的失败嘛?这个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我们和苏联区别开来。” 一号首长微微颔首,实际上苏联和华夏的国情本身就是不一样的。苏联已经从根本上到达了一个**的根源,而华夏正是柱状成长的时期,有了苏联的经验和教训,接下来就非常的好办了,毕竟有了前车之鉴,后来人才能总结经验。 一号首长笑着道:“我们华夏已经落后于世界太多了,之前的这些年我们都是处在一个斗争的状态之中,国家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我们要稳定又要发展,难啊!” 凌总道:“的确是这样,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要想统一这么多人的想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目前国内的形势咱们也看到了,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已经从小规模的争斗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我刚刚收到的消息,华家已经开始对李家动手了!” 一号首长的眼神中爆射出一阵精光,显然这件事情是他没有想到的。华家素来以中立出名,一号首长把李家扶持起来,等于是把华家架在火上烤,这个时候自然是有自己的目的了。然而就是这样,华家人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的意思吗? 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居然就敢动手?是谁给他们这么大的胆子?一号首长倒是没有听到风声,华家人也是一直以中立的态度示人的,难不成这一次他们看到苏联解体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方针和政策?改变了他们家族一贯的思路?这个在一号首长看来有些不可思议。 华家之所以能够发展到现在的规模,也是因为华老爷子在以前一直都是跟着主席后面鞍前马后,最后才慢慢的发展起来的。最为重要的是,华老爷子此人一生非常的精明,在那个时期选择了让人有些大跌眼镜的中立态度。 这个也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不过现可是现在华家人竟然动手了,这个怎么能够让一号首长不怀疑他们的企图呢?华夏的换届选举就在今年,这个时候华家选择对于李家动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们想要控制整个华夏的政坛不成?一号首长的脑海中飞速的盘旋着,因为现在一号首长的年事已高,他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就这样的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号首长肯定是要选择一个秉承自己发展意志的人。现在这个人找到了,凌总出现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号首长哪里还有时间选择更多的人?要知道培养一个人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 一号首长现在就是如同黑暗中的曙光一般,看到了希望,但是却有人在破坏他的希望。一号首长的表情逐渐变冷,沉声道:“华家人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凌,你给我说说,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凌总自然是不敢隐瞒,说起来这个消息还是不经意之间传出来的。凌总对于目前的态势也是有些看不明白,凌总道:“华家的嫡孙华立刚调任盐宁县当县长,这件事情首长您听说过的?这件事情在京城还引起了不小的动荡呢!” 一号首长道:“这件事情我当然听说过,而且也是我默许了的。实际上我是为了让李天舒能够有更好的锻炼机会,小凌啊,李天舒这个人很不错。你应该也和他接触过的,就拿这一次的苏联解体来说,这件事情我想你早就应该明白了?” 凌总道:“是啊,要说到眼光,说起来我都是有些不如啊。苏联出问题我是能够看得出来,但是却没有敢去想苏联解体,而当时他却提出了这样的理论实在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啊!” 一号首长笑着道:“现在你在看看结果如何?你觉得他以前说的话是不是很有道理啊?” 凌总无奈的说道:“何止是有道理啊,简直就是将苏联解体的原因说了一遍。没有想到这样的年轻小伙子也能够把当前的形势分析的那么的透彻,这个简直就有些不可思议啊!” 一号首长道:“所以说,华立刚去盐宁县实际上没有我的话,他根本也是不可能去的了的。再者说,我也是要造成华李两家争锋相对的一个现象,你知道?我们已经到了一个非常的时期,在这个时期我们要做的就是要不断的追求稳定。越是稳定越好!” 凌总道:“这件事情是这样的,因为苏联解体之后,盐宁县出现了很大的反复,原本控制局面的李天舒,此刻已经没有在常委会中不占任何的优势。而华立刚在被李天舒打压一年之后一号首长道:“这个不过是暂时的现象而已,我相信这个应该难不倒李天舒的?” 凌总道:“首长你说的不错,实际上李天舒致力于发展盐宁县的经济,根本就没有多少争雄的意思,只不过因缘际会聚集了一帮人在他们身边,这一次他的身边的一个常委到了华立刚这边,而华立刚我看这个人有些浮躁啊!” 一号首长看着凌总,等待着他的下文,凌总继续道:“华立刚居然将李天舒双规了,而且双规的理由竟然是**问题,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真的很想笑!” 一号首长哈哈一笑道:“别说你了,就算是我听到了,也已经笑出来了。李天舒这小子这一次在苏联人的身上赚了多少钱,别人估计没有什么数,但是李万鹏早就告诉我们两个人。要是现在确定知道是这个结果的话,当时我们如果能够……” 凌总笑着道:“哎,没有把握住机会啊,我也是非常的郁闷!你说这苏联人的钱都快被美国人赚光了,我们也没有捞到什么油水,倒是李家这一次恐怕几百亿美金是有了!” 一号首长道:“华立刚啊华立刚,这个小子很不成熟啊,跟他哥哥华立民一比,实在有些让人看不上眼。我真不知道这些人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凌总道:“这件事情可能是华家的指使,也可能是华立刚的个人行为。因为在其他地方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华家人有多少出格的动作呢。” 一号首长哈哈一笑道:“没有发现有多少出格的动作?这个是什么话?难不成他们就应该出格吗?李天舒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是被双规了?当真是胡闹啊,小凌啊,你关注一下这件事情,我的原则就是在我南巡之前,一定要保住李天舒的政治清白和人生安全!” 凌总立刻点头道:“我知道了,首长。只不过南巡这件事情您真的已经确定了?” 凌总很明白,现在这个时候局面必须要稳住。南巡的事情凌总和一号首长已经商量过,只是还没有确定,但是没有想到今天一号首长却明确的表态了。这个就是要真正的开始确立华夏的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了啊。 凌总说起来是非常的兴奋,毕竟他要上台了。但是现在这么的混乱,他上台之后能够维持住稳定么?但是如果一号首长南巡的话,这个可就不同了。要知道,只要一确立,整个国家的方针和政策就围绕着发展经济而来,其他的一切都显得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一号首长道:“南巡的事情我已经确定了,随行人员的名单你帮我拟订一份,不过李万鹏这个小子一定要给我带上,趁着他还能够动弹,正凌总诚惶诚恐的说道:“首长,您说的哪里话,你精神矍铄在活个几十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我们都期盼着首长您能够带领我们华夏走向辉煌呢!” 一号首长摇摇头道:“我这一生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了,长期霸占这个位置也是不好的。我现在就是要为了给你扫清障碍,你要记住,我们华夏的发展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想要不被别的国家欺负,我们就要发展。而不是一味的内斗,你也知道,内斗的结果只有让人看笑话。” 凌总点点头道:“我知道,首长。南巡的时间确定了吗?只要到那些地方呢?” 一号首长道:“就在最近这几个月,估计三四月份的样子。等到时候看看什么时候有空。我倒是要看看,还有多少不怕死的人站出来,哼!”,一号首长冷哼一声。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两位首长,李万鹏同志的车已经到了门口!” 一号首长看了看凌总笑着道:“这个老李,看来就是来跟我说这件事情的。嗯,让他进来,我们正好也有一阵没有见面了,这件事情在拖下去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看尽快的解决了还是更好。” 凌总笑着道:“李老的个性还是那么的风风火火,和当年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变化啊。” 李万鹏进来的时候看见凌总也在,笑着道:“老领导,凌总好啊!” 一号首长呵呵一笑道:“我倒是很好,就不知道你好不好了,看你笑的这么勉强是不是又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我可事先说好了啊,太难的事情可不要找我,我可办不来的。” 李老笑着道:“老领导,你看看,你这是啥意思么?你手下的兵现在可是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你说你帮我出气谁帮我出气啊?我李万鹏就三个孙子,现在两个孙子身陷重围!” 一号首长道:“行了行了,我可没有空听你吹牛了,呵呵,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李天舒这个孩子现在是遇到了一点挫折,但是要沉住气,不要惊慌失措的。要能够忍得住寂寞,事情总是会有光明的一天的。所以啊,你就耐心点……” 李万鹏道:“我说老首长,不是我不想安稳啊,你看看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么?我们家天舒会贪污,说出去华家人也不嫌弃丢人。就这么跟老首长您说,他们就在股市上已经赚了六百多亿港币了。你说他们回去贪污这几百上千的小钱么?” 一号首长道:“我知道你心里着急,我都已经跟小凌说过了,你看看你,火急火燎的。让小凌好好的跟你说说,到时候你不就清楚了凌总笑着道:“李老,刚才首长已经吩咐过了,要保证李天舒同志的政治清白和人身安全。至于其他的嘛,在等等总归是有个说法的。首长要南巡了!” 李万鹏疑惑道:“首长要南巡了?干啥去?”,李万鹏自然不知道一号首长要南巡的事情,这件事情说起来现在也只有凌总和一号首长两个人知道。其他的人一个都不知道,这种事情现在如果传出来的话,只能是让斗争更加的激烈。 所以一号首长和凌总都是对外界保密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李万鹏即便是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政治斗争往往玩的就是神秘感,如果没有神秘感的话,那么就不叫政治了。这个只不过一群人将一门简单的事情玩成复杂化的游戏而已。 ps:中秋国亲期间事情太多,每天保持四千更新,请大家包涵,散心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