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家族会议(四) - 巅峰权贵

第二百五十三章 家族会议(四)

李老曾经去苏联学习过,在苏联他还真是有几个不错的朋友,最为重要的是,这些人现在有一些身居高位。苏联zhongyang银行他可能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他知道即便是行长也是受他的管辖的。这个人就是苏联的国防部的部长,李老当然要用好这个关系了。 这个时候军方的话语权是绝对的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李老觉得反正他们要破罐子破摔了,谁来打劫一下不是打劫?再者说这就相当于一种投资,要是最后苏联没有解体,卢布没有降价的话,那么到时候亏本的岂不是自己家? 所以李老觉得动用这个关系,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好处,就是办事放心一些,快一些而已。可是他们冒的风险一点也不比别人少啊。 李家现在风头很盛,这个自然会引起别人的关注,甚至是不满的情绪。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必然是需要武装自己,把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否则到时候拿什么保护自己的家人?所以李老绝对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为自己的家族找寻一条后路。 这件事情确定下来之后,整个李家的会议变得越来越凝重,因为大家都觉得会议越进行到这里,越是沉重。这种气息压得别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这里却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那就是李天舒,因为李天舒知道自己是必胜的。 目前陆豪和郭浩两个人对于自己的帮助很大,香港的期货市场,不用看也知道他们赚的很多。其实赚的越多李天舒的压力就越小。不过话又说话来了,实际上他压根没有压力,主要是他赚的越多让家里人的压力就越小。 李天舒道:“爷爷,我现在给陆豪和郭浩两个人打一个电话,问问香港那边的情况如何怎么样?” 李老想了想道:“嗯,这个也好,现在咱们是摸着石头过河,要知道自己底细,才能够更好的应对这一次的挑战。没有想到咱们李家一直没有从商的人,现在天舒这个孩子居然开了先河了,呵呵!” 一旁的小姑李美华道:“我们家那口子不太喜欢从政,就想经商!”,实际上李美华的老公现在还是地级市的副市长,虽然是常委,但是混的很是不如意。而且他在这种权利的斗争中也是经不起推敲的,李老给他的定位是副厅级可能就已经到头了。 因为在李老看来,给他一个市长或者市委记的官当当,但是他撑不起这个格局。李美华的婚姻也是李老心软最后才找了个李美华大学的同学。李美华并不是李老亲身的,实际上是李老的抱养的,这个很少有人知道。 所以当李美华的眼泪攻势的时候李老就有些心软了,很多人认为抱养的肯定没有家养的惯。但是李老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觉得李老的格局必然很高,这一点家中人都知道,即便是后来李美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表现的也很是淡然。因为那些混乱的年代,你怪不了你的父母,也怪不了别人,要说只能说自己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居然能够得到李老的抚养。 李老道:“小华啊,从政不是治国想不想的问题,而是现在他有没有这个能力的问题。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看就下海从商嘛!” 一旁的吴治国看上去三十三四岁的样子,面容也是有些憨厚,他当时和李美华谈俩爱的时候压根不知道李美华的身世竟然如此的高。吴治国知道自己也算是一步登天了,吴治国学习的是经济管理学。 虽然说吴治国想要挑起重担,但是长期的勾心斗角让吴治国很不适应,他也很想适应这个角色,但是到最后发现,他始终适应不了。现在虽然是地级市的常委,实际上他一直在常委会上保持沉默。 此刻提到他的问题了,大家肯定是有必要聊一聊的,李老继续开口道:“等天舒打完这个电话,我要好好的给你们定定位!” 李老的意思很明确了,等李天舒这个电话打完之后,他要好好的给他们指导一番。不能从政的,现在赶快换一个方向,开始经商。要知道经商和从政完全是两个概念,有些人可能经商很有天赋,但是从政却很难施展拳脚抱负。 李天舒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姑夫是不是这块料,但是看样子小姑夫的性格还是比较的沉稳的,而且虽然话不多,但是有时候在家族会议上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些一鸣惊人的味道在里面的,李天舒很快的拿起了电话给陆豪和郭浩拨了过去。 此刻陆豪和郭浩已经两天多没有睡觉了,期货市场的变动实在太大,让他们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不过这一次他们赚的实在是很多,到目前为止已经超过了二十五亿。整个原油的期货猛涨,而他们曾经大量的买进,现在就是坐享其成的时候了。 期货的风险要比股票还要高,这个大家都知道,不过高风险的东西往往伴随着高回报,这一次李天舒知道了未来的走势,也就是说看的很准。只要*作得当的话,这一次他们想不发财都不行,陆豪和郭浩两个人都快要数钱数到手抽筋了。 不过海湾战争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李天舒也知道,打一枪就要换一个地方,没有一支股票是能够一直不停的往上涨的,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人的钱是永无止境的。股票也是一个虚拟的资本市场,这个虚拟不是无限,他也是有限的。 李天舒知道,现在按照他的资陆豪和郭浩现在两个人对于李天舒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原本陆豪和郭浩两个人说跟着二哥混,实际上就是因为李家这棵大树。俗话说得好,背靠大树好乘凉,他们也需要一个好的大树乘乘凉啊!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不喜欢从政的家伙,竟然真的在资本市场上做出了一番业绩。现在整个家族恐怕都不敢在小觑他们了。赚个一两千万凭借他们的关系很是轻松的。但是现在几个人一下子赚了几十亿港币,这个就有些耸人听闻了,他们才出去多长时间啊? 就算是天天卖毒品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就是资本市场的魅力,实际上钱在这个时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但是他们就喜欢看到这些数字的变动,让自己的数字变得不断的庞大起来。 当然陆豪和郭浩两个人可是权贵之后,钱对于他们来说够用自然就好,他们现在享受的也是这种乐趣。一种可以让他们变得很刺激的乐趣。叮铃铃的电话声,让陆豪有些郁闷,现在他正在盯着电脑屏幕看呢。 “喂,谁啊?”陆豪的声音有些不耐烦,这种口气也是他一贯的口气,只有跟少数人说话的时候才能够保持尊敬,比如说李天舒。 “小子口气还挺冲,我李天舒,行了,你丫别啰嗦了,我问你个事!你们现在赚了多少了?有没有十亿呢?”李天舒问话直接了当,现在他没有时间跟他们吹牛*啊,因为这么人看着呢,也没有那个空子啊。 “二哥啊,呵呵,你这是啥意思?我跟你讲,你们这个老教授,我肯定要为他塑个金身啊,这老头哦不,这个老爷爷实在是太神奇了啊!二哥,你知道我们现在赚多少钱了么?二十四个亿啊,战争财开始多长时间?我估计这一场战争最少还要持续二十天左右的时间,这是我最保守的估计了,到时候我们至少可以赚五十亿左右的!现在我的钱留了十亿做备用,剩下的一股脑全部投进去了。”陆豪跟汇报一样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这边还有事情,回头我给你打电话!”李天舒说完就挂了电话,说了那么多的废话,陆豪说的意思他明白了,他们赚了二十四亿了,等二十天之后很有可能超过五十亿。 不过李天舒也没有劝陆豪收手,因为即便是战争结束,原油的价格短时间内的浮动也不是很大。所以现在他们是稳赚不赔的,只不过越到后面越没有什么利润空间,到利润空间不足百分之五的时候,陆豪也知道会果断收手的。 李老看着李天舒笑着道:“怎么样?有没有十亿呢?”,虽然表李家本来就是因为上一次差点站错队,使得现在不得不做这个出头鸟,所以想要当好出头鸟,还不要被打。最好的就是看准看准再看准! 一旁的李宏远等人也是有些焦急的看着李天舒,现在他们急需的是李天舒给予他们信心,如果当真是有信心的话,恐怕现在也不是这个心情了,他们这些人说起来都没有想到,现在有一天居然自己的命运要被抓在曾经的纨绔子弟的身上。 李天舒微微一笑道:“超过了,大家放心,现在已经赚了二十四个亿,我估摸着这一次我们的收获很大,至少要超过五十个亿!” 李老感叹道:“现在赚钱真的有这么容易啊?如果咱们国家多弄这么百十来个这样的人,那么咱们现在就有钱修路就有钱投资了。” 李老也知道像这样的赚钱方式其实就是投机,只不过有些人成功,有些人失败。眼光好的人必然是成功的那一批中的一些人,但是眼光不好的最后也只能吞下自己的苦果啊! 李老被李天舒的话给镇住了,二十四亿啊,被自己的孙子轻描淡显的就说出来了,好像感觉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风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气度? 李老恍然觉得自己的孙子就是一个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大帅一般,有着天地之间唯我独尊的那种气势,当然李老觉得自己有些无语。这种事情竟然看的如此神乎其神一般,实际上就是一种一瞬间的感觉而已。 李宏运无奈的说道:“天舒啊,要不是这一次家族要有一个大计划,我真的想让你到我们京津市去投资啊,我们现在那边率先开放,但是投资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收效甚微啊,如果能够有这样的投资商去投资的话我相信必然是另一番景象啊,呵呵。” 李宏近笑着道:“我一直都说天舒有出息,你们当时就看重天云了,天云是不错,但是大哥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啊,天云这个人有些古板不知道变通,说起来现在的性格改变了还不少呢。他能够认真的听话,完成一些你们认为可以完成的事情。但是要说到灵动,还是属天舒……这个我不知道你们同意不同意,但是我说的是事实啊!当然天云和天舒两个都是我侄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希望他们都好!” 李宏远道:“老三,你不说我也知道,其实天云这个性格是有一些不好,不过现在看他改变还不少呢,到底是去地方上锻炼过的人,看这种问题就是不太一样了啊,是不是李天云笑着道:“三叔,你就这么说你侄子啊,小心我揍我小弟啊,呵呵!以前我觉得天舒这人一点都不学无术,当时我看着感觉很生气,不过到底是兄弟我也劝过他两次,他很是不屑。所以我更加的生气,我这个人之前做事真的很古板,我也知道。不过后来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看法,那就是天舒挽救了咱们这个家族,这一下子就改变了我对天舒所有的看法。” 李老点点头道:“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很有道理也是要坚持要做的一件事情!” 李天云道:“自从这件事情之后,我就觉得,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人无完人。后来我就通过一些朋友问问我这个人的缺点,几乎每一个人都说我这个性格不太好,让人看着就感觉有些怕。当时我觉得这是威严,但是到了地方上工作之后我才发现,有时候领导并不需要威严,需要的是对下属的关心,收买人心不是绷着个脸就能够收买成功的!” 李老欣慰的说道:“天云啊,你这小子我看不错啊,呵呵,懂的在实践中找到自己的毛病了,这个真的很不错啊!不过还需要再接再厉啊,我的孙子不应该是孬种,而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李宏近笑着道:“天云这家伙越看越不错了,呵呵,我们李家能够有这两个兄弟也是一种欣慰啊!” 李老笑着道:“我的两个孙子到目前为止我都是满意的,只有一点……天云的那个……” 李天云苦着脸道:“爷爷,我都说我抓紧时间了,就不要老往事重提了啊!”,说实话以前和李老聊天的时候大家都有些大气不敢喘的味道在里面,但是现在和李老说话的时候大家都能够还嘴了,这似乎更有家的味道,但是大家也变得更加的敢说话了。 说起来这一切都是李天舒带动起来的,先是李天舒这样,接下来慢慢的大家也有样学样了。李宏远等人也是如此,以前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绝对也是一板一眼的。现在看来李老觉得这样的制度很不好,所以索性让大家敞开了谈,这样的模式倒是不错。 李老笑着道:“刚才关于吴治国的前途问题,我在这里要着重的说明下,其实我目前还没有任何的打算。我把你放在一个位置上,你要能够胜任,不要丢老李家的脸才是,你在地方上的表现说起来很让我失望,还不如两个小辈……” 吴治国低下了头,说起来他也是非常的郁闷。李美华此刻也是有些惭愧,以前都是想办法挣点脸面,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刻被击碎了。 吴治国想说些什么,但是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说得出口,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意思。说起来吴治国在家里的地位实但是重生之后的李天舒知道亲情是多么的可贵,小姑夫不但没看不顺眼,反而觉得自己的小姑夫一直把自己当个孩子在忍让自己。这让李天舒感动不已。 李天舒站起来道:“爷爷,我认为小姑夫不适合当这个市委常委了,让他辞职算了!” 李美华有些委屈的看着李老,吴治国也是脸色涨红,被一个小辈说成这样,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现在在李家的风头谁能够盖得住啊?没有人能够盖的住,既然没有人能够盖得住的话,那么自己只有受着了啊。 李老看了看李天舒然后道:“你把你的想法说一说,我们大家来议一议,我跟你们讲,今天不单单是治国,所有人我们都要议一议,看看最后到底是让你们干什么,到底你们的目标在什么地方?” 李天舒道:“小姑父这个人的性格不善于那种官场上的争斗,这个我相信爷爷和大伯你们都看出来了,既然不适合为什么还要让他呆在官场上呢?我们难不成不能换一个角度去思考思考嘛?咱们既然直接做难的题目不行,那么我们就从简单的开始做起。我认为培养小姑父最好的方法并不是其他的,而是应该让他去国企!” “国企?”吴治国眼前一亮,说起来国企要比他现在呆的地方要舒服多了。 李天舒道:“爷爷,国企这一块你也是知道的,我认为小姑父可以去华夏石化或者石油,也可以去电力部门!”,这几个部门后世都是老大哥啊,现在要把握好方向! 李老道:“国企这一块还是比较的复杂的,zhongyang对于国企这一块非常的头疼!” 李天舒知道国有企业改革zhongyang肯定会出台政策,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个国企改革的阻力很大,不过阻力越大政绩越大,有些东西都是相辅相成的,而不是一层不变的。李天舒现在正在为自己的小姑夫铺路呢,不过李美华有些不理解,国企她觉得有些抬不起头来了。 李老想了想道:“嗯,这个我来安排,顺便给治国的级别上调一下,国企不同意地方,这里面还是比较好*作的。我看就进电力,这个相对的保险一些,不过治国啊,你进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干啊!” 李老的语重心长并不是没有缘由的,要知道吴治国这个人的性格有些软弱,但是并不代表他也米有个性。只不过他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官场实在是水平有些高,他一下子适应不来,所以先给弄个国企试试,如果锻炼出来了,那么在到地方也是一样的。 李老这个想法关于吴治国的前途问题实际上李天舒还是有着自己的考虑,家族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兵在精也不在多,所以李天舒觉得自己这一次应该好好的把握一下这一次的家族会议,好好的给家族规划一下未来的蓝图。 李老也是想通过这个机会给大家一个聚在一起好好交流的机会,而且家族新添了成员,大家也是要好好的聚在一起不是?家族会议有时候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今天这一个家族会议,让整个李家都面临着一次腾飞! 李天舒看着充满笑容的吴治国,和脸色并不是很好看的李美华,心中笑了笑,也不在说话了。他在等下一个话题,因为接下来对于每一个人的前途的把握,这个李天舒还是有很多话想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