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到京城 - 巅峰权贵

第二百四十一章 到京城

第二天上午,李天舒带着魏涵和陈婷去东海的商场去买了几身衣服,这一次去京城倒是没有什么时间买衣服了。而且现在快过年了,各大商场都是爆满的迹象。即便是东海也是如此,不过李天舒去的相对比较的高档,人也少了不少。 给魏国斌买了一身西服之后,魏涵和陈婷两个人在那挑来挑去的也没有买到什么合适的衣服。他们总是感觉买回来的衣服不太合适。 “天舒,你帮我看看这个衣服合适么?早知道我在金陵的时候买回来算了,急急忙忙的!”魏涵有些郁闷的说道。 “没事,没事,我看你穿什么都好看嘛!”的确,魏涵的身材很不错。其实魏涵也算是一个美女,但是不属于那种乍一看很光彩夺目的,有些女人就是这样,越看越有味道,李天舒就是这么觉得的,看了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看够呢。 “你尽瞎说!”不过魏涵还是非常的开心,毕竟被自己的男朋友说自己好,她的内心里也是很甜蜜的。一旁的陈婷也是笑着看着这一切。 陈婷现在心里很压抑,一方面是自己的女儿要出门了,另一方面是要去京城看大人物了。陈婷这辈子也没有看到过超过县委记的大官,现在一下子要提升到zhongyang军委副主席级别的,这让陈婷怎么能够适应得了呢?不过正如李天舒讲的,不要把他们当成是官。 其实陈婷也知道,抛去他们的职位,实际上他们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人与人之间交流也没有那么困难?可是陈婷觉得自己是占着天大的好处,所以内心里很自然的就矮了大半截。 当然陈婷的这种情况基本上每一个人都有,因为现实中的例子比比皆是。当然陈婷心中也想着人往高处走,即便是不为自己的女儿想想,也要为自己还没有出生的小外孙什么的想想?而且陈婷也知道,他们不可能和李家人住在一起的,煎熬就煎熬,反正也就几天的事情。 想通了这个环节之后,陈婷的心中也是舒坦的很,最让陈婷放心的其实是李天舒对于自己女儿的态度,按照道理来说,李天舒这样的世家子弟脾气一般都是很让人捉摸不透的,但是李天舒对于魏涵的真心实意谁都可以看得出来的。 陈婷觉得李天舒不可能是做样子给自己看的,因为她看得出自己的女儿是真的很开心。陈婷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可是自从和李天舒接触之后慢慢的开始外向了,性格的转变让陈婷也是欣喜不已的。 谁也不愿意和一个闷葫芦在一起?现在看到自己的女儿的转变,陈婷焉能有不开心的理由呢?现在陈婷就是想着魏涵嫁入了李家,能不能适应李家的生活?如果不能适陈婷道:“嗯,这个无论官再大,大家也都是有望子成龙的心愿,人之常情在所难免!天舒啊,小涵这孩子还很不懂事,到了你们那之后你可要好好的担待着点啊,做错了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她!” 魏涵不乐意道:“妈……”,神态也有些扭捏,颇有些撒娇的味道。 李天舒笑着道:“呵呵,阿姨你就放心,小涵交给我之后我保证不让她受到伤害,再者说我们平时也不住家里,也就是偶尔逢年过节的时候过去。我妈想我们还来不及呢,阿姨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嘛?呵呵!” 陈婷一想也对,李天舒现在的工作在地方上,而不是在京城,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现在又不是古代,而且李家难不成不要传宗接代了? 陈婷点点头,几个人在商场里逛了半天之后,李天舒请她们吃了个饭。然后下午的时候才回去,因为下午就要出发回京城了。昨天约好了的,今天下午李天云拿了县政府的两台车。 没有办法,一台车实在坐不下,李天云、李天舒和魏涵三个人坐一辆车,而魏国斌夫妇坐另一辆车。两辆车分别都有司机。一路上魏涵从开始的神奇活现,到后来只能趴在李天舒的身上睡着了。 两个司机其实也不知道李天云的身份,这一次李天云只能让他们送一下,到了京城就要让他们回去,因为他的身份实在有些特殊,如果在东海县暴露身份的话,那么他在那里肯定也是干不长的。就冲着这一点李天云也不能让他们知道啊。 经历了一夜的颠簸,终于在第二天的早晨到达了京城。说实话这两个司机也真实神人,一般人开这么长时间估计都要崩溃了。李天舒让他们在京城找一个地方住下,住一天缓缓神,然后第二天在回家。当然这些都是李天舒私人请客了。 “哇,这就是京城啊,看上去和金陵城也差不多嘛,但是建筑风格有些不一样!”魏涵下了车又开始精神了,李天舒也知道,魏涵是很喜欢旅游的一个人,每到一个新地方总会发出阵阵的惊呼,李天舒已经习惯了魏涵的样子,觉得也没有什么。 一旁的魏国斌和陈婷两个人可能是很劳累,所以样子有些萎靡。李天云在旁边的公用电话正跟什么人说着。 李天舒笑着魏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我对建筑有研究,实在是样子差别有些大,不过我看过一些建筑风格,我觉得欧罗巴风味的还是比较的不错的,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我们华夏的建筑最为的有创意和特点。特别是那种古色古香的建筑,看上去就让人很是舒心啊!” 李天舒道:“那是你看惯了,而且符合我们华夏人的审美观,所以才觉得最好。实际上欧洲人估计觉得我们这个没有他们的出色!” 魏涵点点头,李天舒对着魏国斌夫妇道:“叔叔、阿姨,你们在那边先坐一会,我哥去打电话,估摸着一会他们就会过来接我们了!” 魏国斌点点头,毕竟他们也是坐了十几个小时车的人,说不累那是假的。而且魏国斌穿的是新衣服,说起来真的很难受。可能大家都有这个感觉,为了不让衣服褶皱,这其中的辛酸很难让人知道的。 李天云笑着走过来道:“天舒,我打过电话给二叔了,二叔二婶马上就到!” 李天舒道:“我以为你打给爷爷呢,你居然打给我爸妈,早知道我自己打了,还用得着大哥你亲自出马?” 李天云哈哈一笑道:“呵呵,我也想打爷爷电话,可是昨天我们没有通知爷爷,我打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士兵说首长出去有事了!这还是因为这个哥们认识我,否则的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这帮人一点人情味都没有。都知道我是谁,还弄得跟特务一样……” 李天舒笑着道:“你就不要在这里发牢骚了,人家这也是职责所在,你能怪得了人家?要是你在这个岗位上,或许还比不上人家呢?哈哈,咱们这里距离我爸办公的地方也不远?难不成他们早有准备?” 李天云笑着道:“昨天我就打电话给二叔了,先给他通个气,他还说幸亏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你这小子老师搞突然袭击这一套让人很不适应啊!呵呵” 李天舒郁闷道:“什么叫突然袭击,我这是惊喜好不?哎,你们这都是什么心态啊?大哥,我们先去那边吃个早点?我看叔叔阿姨这个状态要稍微的调整一下,让他们去吃个早饭洗把脸!” 李天云点点头道:“嗯,吃个早饭洗把脸也不错,这个地方早点也是不错的,而且二叔他们就算是最快也至少要半个小时左右?反正我跟他说的也是这个地,到时候我们边吃边看着外面不得了嘛!” 李天舒郁闷道:“你们东海也不在京城弄个驻京办什么的,要不现在我们去驻京办多好?” 李天云不屑道:“哎哟哟,还你们东海,李天舒道:“大哥,你说话就不凭良心了啊,你可是一把手,县委记啊!我这上面还有好几个人呢,你说说看,我是没那权力,你是有那权力不干正事啊!” 李天云郁闷道:“驻京办原先是有,不过被我给撤了!” 一旁的魏国斌笑道:“嗯,这个事情我倒是知道一些,驻京办这帮人一年的办公经费那么多,从建立到现在投入进去至少二三百万,但是办成的事情却基本上一件没有!当时天云记的意思就是,与其建这么个吃钱的玩意,不如把这些钱给医院等方面!” 李天舒点点头,竖起大拇指道:“大哥,我真的佩服你啊!驻京办实际上意义并不是很大,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的人,在不断的把zhongyang部委这些同志给捧到一个高位,才有了他们鼻孔朝天的气势。大哥你在部委呆过,你也应该知道是?” 众人点了一下早点之后,李天云道:“哎,不瞒你们说,当时在部委的时候,年轻气盛,就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实际上最后想想也是,如果地方上的人不是每个人挖空心思的想钻空子,都是一本正经的做事的话,哪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呢?” 李天舒道:“这是咱们的国情决定的,也是咱们的传统决定的。上下五千年,不是说两句制度就可以根本上得到改变的,我们很多人的思想变得很官位主义。这其实是错误的,当然这目前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解决的。” 李天云笑着道:“算了,咱就不聊这些了,这一次回来可是给你大办定亲宴会的啊,到时候恐怕请不少人来呢,你还是想想怎么办!” 李天舒笑着道:“能怎么办?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是这么想的,反正到时候看见人就笑,一直挂着微笑就可以了!遇见熟人惊讶一下,然后一个拥抱!哎,这年头办个事也不容易啊!” 众人哈哈大笑,一旁的几个小青年不乐意道:“一帮傻叉大早上笑你麻痹啊!” “嘿嘿,大哥,一看就是从乡下来的,没有见过世面,指不定是看什么新鲜事儿,在那傻呵呵的笑呢!” 李天云皱皱眉头,不过还是看了看李天舒,这种事情说起来李天云他是没有经验啊,要说经验丰富那必然是李天舒。李天云还不知道李天舒?四九城要说谁不给他李二哥一点面子?当然这些小喽啰怎么可能认识李二哥呢? 李天舒冷哼一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李天舒也是郁闷,回到主场没有想到一开始就遇到这么几个烦人的玩意! “哟呵,咱还真遇到横的了,哎,哥们,瞧见没?这小白脸说咱不知死活呢!”一个光头哈哈一笑道“大哥,给他们整点菜?啊哈哈”一个黄毛嘿嘿一笑道,“咱很久没有看到在西城有敢跟爷们这么嚣张的了,今天遇到点乐子,大哥你可别阻止我们啊,旁边那个小妞我喜欢……嘻嘻!” “黄毛,不是我说你,这他娘的光天化日之下你就是当流氓也不能给人家留下什么证据啊!而且咱们这餐厅是咱西城这一片雷豹大哥的地盘,咱要在他的地盘上惹出什么事情来可就不好了啊!”光头大哥说道。 “雷豹大哥的地盘啊?大哥怎么不早点提醒下小弟啊!”黄毛郁闷道。 “你才来几天?今天我第一次带你来着吃早点,这里的早点出名是不错,但是后台更硬!上一回在这闹事的几个,被砍了手脚扔出去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雷豹大哥,每天早上基本上都在二楼吃饭,刚才你不是问那个嚣张的是谁吗?就是雷豹大哥!我刚才看见人多,也不敢直呼雷豹大哥的名字啊!”光头大哥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黄毛有些震惊,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所以他也知道想要弄李天舒这帮人至少在这个里面是绝对行不通的,所以黄毛现在有些憋屈,只能朝着李天舒等人猝了一口道:“草,小子给老子悠着点,出去之后小心天上掉下个大砍刀,哈哈哈!” 李天舒不理黄毛笑着对魏涵等人道:“继续吃,大家继续吃!别让这种垃圾掉了胃口!”,李天舒淡定有他淡定的理由,雷豹?看上去此刻很牛叉的人物,当年为了认识李天舒这个大后台不知道花了多少的力气,最后也只是和李天舒有过一面之缘而已。 李天舒对于这种小混混压根就没有什么兴趣,不过这些小混混在高层看来是没有任何的用处,但是在底层行走的话,用处还是非常的大的。他们收集消息、办点小事绝对要比其他人靠谱很多的。 不过李天舒到不想和雷豹这些人发生什么关联,如果这帮黄毛识相的话,那就算了,如果不识相的话那么最后吃苦受累的绝对不是自己。 黄毛被李天舒给弄的很是郁闷,自己是什么人啊?是混子啊!混混最在意的是什么?面子!现在被人公然看不起,这实在是没有面子的事情,李天舒是干什么的?当官的,这种事情他的忍耐心很足!所以两者相比较之下,黄毛冲动的概率就大太多了。 “大哥,我现在就去砍了那小子,至于雷豹大哥那边,我去负荆请罪!就算是三刀六洞我也不在乎,今天老子一定要砍了这孙子!”黄毛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显然被气昏了头,李天舒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句句直戳心窝! 光头默不作声,其实他也想教训一下这帮乡巴佬,但是雷豹的名声实在太这些人的背后都是有人支持的,其实雷豹是最为危险的一个,因为他这个所谓的上层路线实际上根本就是一个海市蜃楼一般的存在,自从那一次见过李天舒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在见到。 魏涵有些紧张的抓住李天舒,一旁的魏国斌道:“京城人就这素质?” 旁边看热闹的几个食客,原本还有些看戏的滋味,现在听到魏国斌的话,脸色都是有些不好看,的确被人家指着鼻子说没有素质,这个很是让人郁闷的一件事情。而且回头想想,这何止是没有素质啊,人家没说你们京城遍地是流氓就不错了。 李天舒笑着道:“黄毛是?你知道一句话么?在京城无论干什么事情都要低调、低调再低调,因为你没有高调的资本,像你这样的小混混,我挥挥手都能灭你们,我只是不想和你计较,没有想到你还来劲了!呵呵,你看上我女朋友了?好,雷豹……” 李天舒突然大声的吼道,雷豹两个字响彻了整个餐厅。即便是同一桌的几个人也是吓一跳,他们刚才也知道了雷豹的凶残,不过李天云丝毫也没有担心,因为如果今天李天舒和李天云两个人谁在这里出了一点点事的话,恐怕…… 雷豹在二楼吃早点是保持了很长时间的习惯了,他一直秉承着早吃好、中吃饱、晚吃少的理念,为的就是能够养生。为此他甚至不惜开了一个早点铺子,当然这个早点铺子现在在京城非常的出名,一共三层,当然第三层一般很少有人上去。雷豹也喜欢二楼的这种氛围。 雷豹一直就在二楼吃早点,每天的时间也很固定,差不多就是7点到8点半的样子。 这个时候正在吃饭的雷豹突然听见有人吼他,他心中怎么能够舒服呢?整个西城谁敢这么敢他雷豹?一般的什么小弟啊、老板啊什么的看到谁不尊敬的喊一声雷豹大哥?现在居然有一个小子在底下喊自己的大名! 雷豹第一反应就是很嚣张,但是第二反应很快就意识到不对,京城是个什么地方?鱼龙混杂的地方,什么样的人没有?自己的这个早点铺很出名,就算是来了几个公子哥那也是非常的正常的啊,上一次不就是有一个公子哥过来然后很嚣张的? 但是人家嚣张是有理由的啊,最后那些闹事的不是就被打断了手和腿?雷豹那一次也是很无奈啊,因为这个人的来头不小,雷豹也不能因为这个事情而跟人家死磕?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雷豹只能选择忍。 雷豹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功,完全要归功于自己的忍耐力,如果不是因为能如果他不是懂的借用李天舒的‘势’的话,恐怕现在还在西城慢慢的挣扎呢! “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哥,底下有一个小子和二胖手底下的一帮小喽啰发生了一些冲突,不过那些个人直接喊了老大您的名字!要不要我们给他们来点菜啊?”一个人点头哈腰的说道。 “来点菜?呵呵,这个再说,有那么一两年了?西城还真没有人敢直呼我的名字,今天趁着我心情好,我倒是要好好的看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看看是不是猛龙过江……”雷豹扭了扭脖子发出了咯咯的响声,然后神情有些阴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