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黄建群雄起(中) - 巅峰权贵

第二百一十一章 黄建群雄起(中)

ps:两章连发!求朵鲜花! 黄建群胸中几yu喷火,现在他终于能够昂起头来了。虽然是第一天跟着李天舒,但是黄建群已经感受到了李天舒的真诚。说实话李天舒和黄建群两个人一般大,但是现在人家已经是自己的领导了。 虽然说黄建群有一些落差,但是黄建群知道,人家是什么层次的存在,而自己是什么层次的存在。且不说人家背后有没有什么背景,单单自己引以为豪的文章人家写得就比他好,人就是这么容易折服。 至少黄建群现在还是比较的容易折服的,因为他一没地位和没人欣赏。如果两个高位之间的人,或许会互相的攀比,但是至少现在黄建群没有和李天舒攀比的心思,因为他们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大。 黄建群因为王在发的邀请而推脱不掉,实在是人家王在发在李天舒的面前帮助自己说了不少好话,黄建群也不是那种得意忘形的人。一年多的官场磨练,让黄建群变得也不是那么的迂腐,至少现在黄建群因为自己的女人什么也能干。 现在既然得到了领导的欣赏,黄建群自然准备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事业当中,当然这个好消息还没有来得及和自己心爱的人分享,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被欺负了。 显然黄建群因为工作的关系对于这些人很陌生,他们每天除了写写稿子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否则一般正常在外面走动的人,对于吴雄也应该不是很陌生的,吴雄可是盐宁县水利局吴局长的公子啊,最厉害的是人家的势头很猛。 吴雄的大学生,而且是非常好的大学。现在进入政坛,而且听说上面有人。这样的人就像是喊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一样,他们的一切让黄建群这种苦哈哈出生的人,难以望其项背。至少在今天之前,黄建群看到这种人也是要绕道走的。 可是自从李天舒看重了他,并且让他当了秘之后,黄建群的自信突然之间强大了起来。别人能够干的事情,自己一样能够干,或许比别人干的更好。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人家李县长,人家才多大?可是人家已经是常务副县长了。 黄建群现在的目标并不是这些,而是先稳定下来自己在说,只有能够取得李天舒的信任,真正的成为李天舒的心腹,那么才有可能让自己的道路变得顺畅一些。 可是每一个人都是有逆鳞的,黄建群的逆鳞就是孙晓蓉。今天他在县委招待所吃饭,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上厕所的工夫尽然能够遇到孙晓蓉,而且身旁还有一个男人。 黄建群肯定不相信孙晓蓉会背着自己干什么别的事情,所以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这个男人对孙晓蓉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吴吴雄厉声道:“小子,把孙小姐放开!” 黄建群怒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放开我女朋友?脑子有病~” 吴雄眉头一皱道:“你女朋友?哼,孙小姐,你骗人也不需要找这么个绣花枕头?你要真有男朋友,你出来相亲干什么?你这是拿我开涮呢?” 听到吴雄的话,孙晓蓉浑身一抖,显然她不想让黄建群看到这一幕。孙副镇长也就是孙晓蓉的父亲对于黄建群的鄙视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像一个濒临爆发的火山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让这个火山喷发。 孙晓蓉真的害怕黄建群一气之下就甩了自己,负气而去。所以孙晓蓉解释道:“是我爸*我来的,我……” 黄建群淡然一笑道:“她出来相亲?就算是,那也是一片孝心,因为他爸爸的缘故,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只不过是一个做女儿的没有办法而已!干什么啊?即便是真的出来相亲,难道你不懂相亲是什么意思?要是你不懂得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相亲就是两个人互相看,看对眼就看看不对眼就拉倒,你这么死乞白赖的干什么啊?真以为你的潘安?” 黄建群的话让围观的几个人轰然一笑,其中一个年轻男子道:“我说吴雄,你小子还真是……这么好的条件干什么去相亲啊?我看围着你的女人不是挺多的嘛!” 吴雄不耐烦的道:“没空搭理你,一边去!今天这事情你们要不给我一个交代,谁也别想这么痛快的离开!” 这个时候孙副镇长和吴金贵听到外面大吵大嚷的也出来了,看到黄建群,孙副镇长立刻冷下了脸道:“你这么缠着我们晓蓉干什么?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嘛,我们孙家不欢迎你,你也休想打我们家晓蓉的主意!” 吴金贵看了看脸色涨红的儿子,问道:“阿雄,怎么回事啊?” 吴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吴金贵看着自己的儿子居然被人教训,心中定然来气,自己的儿子这么优秀,平时自己也舍不得说什么,没有想到一个毛头小子竟然猪鼻子插大葱给爷们装象! 不过吴金贵还是很小心谨慎的问道:“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啊?” 孙副镇长有些不屑的说道:“秘科的,没啥背景,呆在那边估摸着一辈子也就是给人谢谢稿子的料子。但凡有些出息,我也不能这样啊!” 吴金贵一副我了解的样子,实际上吴金贵也知道,孙副镇长这个人对于自己的女儿还是很上心的,不过他一直想找个能够当大官的,到老吴金贵觉得孙副镇长很有眼光,能够看出自己的儿子很出息,所以吴金贵也就很欣慰。吴金贵道:“这位小同志,说话做事不要这么横,难不成在机关单位工作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磨平你的棱角?” 孙副镇长讥笑道:“这个人做事从来不懂得变通,以为自己有些才学就了不起,殊不知比他有才的人多了去了!还整天给我在这摆谱,我精告你,黄建群!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出现在晓蓉的视线中,否则到时候可别连个工作都没有了!” 要是以前,黄建群定然忍气吞声,可是现在他代表的不单是他自己,而且还是李天舒。这一点李天舒从今天和他的一次短暂谈话中的几句话就能够体现出来了。 李天舒说建群啊,你现在是我秘,也就是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有些事情不要强出头,有些事情也不要丢了人!只要你占着理,那么你就是把天捅个窟窿你都别怕,但是你要借着自己的权力去欺负人,那你这个人的人品就有问题了。 李天舒的话意思很明显,其实他也听说过黄建群的事情,这个小伙子到现在也挺不容易的。李天舒拿黄建群当秘的理由之一也是这个,至少在现在看来,这个小黄没有让自己失望。 李天舒也知道观察一个人,必须要是长期的。所以这也是对于黄建群的一个考验。现在黄建群至少在盐宁县也算是有点威势了,那么这个时候李天舒对于他的考虑就有两个。 带一个就是黄建群懂得不懂得借势?第二个就是黄建群是否在借势的过程中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一棒子打死的那种心态。 虽然说这两样对于李天舒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李天舒既然挑选黄建群,自然就不可能只当一个秘使唤。任何人都有拥有自己手下的势力,一个人孤军奋战总归是不好的,到时候自己走了,有个什么事情也能找到个体己人不是? 吴雄也有些不屑的看着黄建群,看着此人原来只是个秘科打杂的,也就没有任何的兴趣了,至少在吴雄看来,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吴雄有了邱燕的背景之后,整个人也是颇为的自信,现在吴雄已经是县财政局的某科室的科长了,当然这个科长可不是科级干部,而是正股级的干部。 吴雄相信自己在未来的三年之内,肯定能够进入副科级。吴雄的目标是在三十五岁之前跨入副处级这个行列。 说起来吴雄的这个目标其实还是很宏大的,虽然有着身份背景,但是身份背景也不过是一个副处级的干部,想要在短短的十数年的时间内赶上前辈,这个道路也是任重而道远的。 不过三十多岁的邱燕是县委副记主管党群和人事工作,所以吴雄觉得自己只要表现的好一些的话,邱燕在同等的条件下肯定会选择给亲近的人升职了。吴雄觉得只要自己表现的足够的好,那么必然能够引起邱燕的注意,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吴雄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资历不够,现在的吴雄才参加工作三年,不过吴雄也知道,升官要是这么好升的话,那么遍地都是科级干部、处级干部了! 吴雄对着黄建群道:“小黄,你能够让孙小姐幸福吗?” 吴雄的话虽然看上去好像是为孙晓蓉好,实际上是对黄建群一种极大的挑衅,就跟一个人对着别人的女朋友说,你能让你女朋友幸福吗?这样明摆着的撬墙角的人,一般只要是有血性的人焉能不生气呢? 不过在黄建群眼中,现在却有些觉得这个吴雄落了下乘。显然看上去对面和孙晓蓉父亲站在一起的那个男人肯定官也不小,但是这样欺负一个秘科的新丁有什么意思? 再者说,孙晓蓉的父亲以前在黄建群的眼中看上去是势利,但是现在看上去却有些像小丑一般,这就是黄建群最大的转变,心态的转变。 黄建群开始是担心孙晓蓉的安危才那样的怒火中烧,现在他完全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黄建群并不是一个蠢人,相反他是一个极为精明的人,否则他怎么可能考上金陵师范大学呢? 黄建群之所以选择在政府机关上班,显然也是想着自己能够衣锦还乡的,黄建群的父母都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农民,黄建群就是他们整个村子唯一的希望。 别看黄建群在秘科这边不得志,但是黄建群每次回乡里,受到的待遇就犹如县委记考察一般的待遇,这让黄建群的内心有些备受煎熬。 可是随着这一次心态的转变,黄建群整个人的气质都随之改变。 黄建群淡然一笑道:“我当然不能保证,幸福是没有止境的,我只能一直努力的让晓蓉幸福下去!可是我知道晓蓉跟着你肯定是不幸福的,因为她得心中只有我!” 孙副镇长不屑道:“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要是晓蓉这丫头真的铁了心了跟你,我立刻就断绝和他的父女关系……” 孙晓蓉是一个极为孝顺的女孩子,孙副镇长的这句话犹如大杀器一般的存在她得心中。孙晓蓉知道,在人的一生中不止有爱情还有亲情、友情! 孙晓蓉很想痛快的说一句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可是孙晓蓉不舍得,倒不是因为有一个当副镇长的父亲,而是因为自己的母亲。 孙晓蓉的母亲身体不好,非常的不好。即便是孙晓蓉的事情,孙父和孙晓蓉两个人在孙母的目前都是缄口莫开! 孙晓蓉害怕自己突然离开了家,母亲见不到自己,到时候真要是有个什么反复的话,那可就真是无奈了。 孙晓蓉的眼中每次听到孙父这句话都是充满了绝望,孙晓蓉嘴唇哆嗦,浑身颤抖的说道:“爸,我真是搞不懂,你到底想要建群怎么做你才满意呢?难道建群将来就一定没有出息吗?还是在你眼中只有当官才是有出息的呢?一个不喜欢女儿的人,即便是当再大的官又有什么用呢?” 孙父冷笑道:“人活一张脸,条件好了什么没有?我跟你讲晓蓉,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孙晓蓉哭着道:“我当然懂,但是我们至少还不属于贫贱夫妻?我和建群都是有工作的人,我在国土局上班,他在县政府上班,难不成这样还不够我们生活的吗?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建群没有出息呢?建群的才华终有一天会放光的!” 孙副镇长道:“才华?一年多了,有没有哪怕一个领导相中过他?连秘都做不来,还谈什么才华?你看看人家阿雄,人家才多大?就比他大两岁?人家现在是财政局的科长了,在进一步就是副科级干部了!这样的取舍难道还需要我交你吗?” 大庭广众之下,孙副镇长就说出了他对女婿的标准,那就是爱不爱自己的女儿是其次的,最主要的是有前途。人活一张脸,他临了也就是为了一张脸而活着。 孙晓蓉实在是没有话说了,自己的爸爸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而自己的爱情难道真的要在这无奈地现实面前而倒下吗?孙晓蓉不甘心,但是又很无奈。 吴金贵哈哈一笑道:“老孙,你这找女婿的标准到是很特别啊!” 一旁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孙副镇长感觉自己有些丢人了,不过丢人归对人,无论什么时候自己的这个标准是不会变得。 孙副镇长嘿嘿一笑道:“吴局,倒是让你见笑了,大家都散了!也没个什么事情!耽误大家吃了啊,呵呵!” 县委招待所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人了,现在的人就想看热闹,孙副镇长越是让人走,人家反而越不走了。有热闹不看是王八蛋啊! 吴雄听着孙副镇长的夸奖,也是颇为自傲的昂了昂头,自己的成就说起来还是非常不错的。在盐宁县能有几个比自己前途更加远大的人呢?说自己是金龟婿那也是对的。 吴雄也很是认同孙副镇长的话,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个黄建群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连人家未来岳父都不满意你,你还想当人家的女黄建群听着孙父的话,看着这位吴金贵居然是一位局长,心中也是有些小吃惊。平时没太注意,反正黄建群知道他不是财政局的局长,其他的基本上一无所知了。 黄建群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拿出了一个小本子,看了看,然后道:“你是水利局的吴金贵局长?” 吴金贵一愣,一开始以为县政府秘科的基本都应该认识自己的,居然这小子还要看一下小本子,这简直让人忍受不了。 可是随即吴金贵的眼中出现了一抹震惊,这个小本子他太熟悉了,这他娘的不是办公室专门给领导秘配的电话本么? 吴金贵的反映尤为的迅速道:“小黄你认识我?”,其他人看了看吴金贵的反应都是有些奇怪,这个吴金贵刚才还那个人那个人的叫着,现在怎么突然就像长辈一般的叫小黄了呢?有古怪啊,这更加勾起了众人看热闹的心态。 黄建群摇摇头道:“我以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呵呵,号码本上就一个吴局长的电话,我想应该是您的?” 吴金贵此刻有些天旋地转一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这哥们是领导秘不成?可是不应该啊,如果真的是领导秘的话,那他和孙晓蓉的亲事应该早就定下来了啊!还需要老孙的冷嘲热讽?难不成这哥们有受虐倾向? 吴金贵额头上都冒出一丝汗珠,吴金贵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现在整个县委的领导当中只有两个人没有配秘,第一个就是被誉为最后前途的李天舒副县长。第二个就是神秘的女宣传部长郑洁了。 显然如果真的是秘的话,黄建群也只有可能给这两个人当秘,其他的秘都是齐全的。可是最近也没有收到任何的风声啊,难不成真是这样? 要知道,吴金贵的后台课就是邱燕啊,如果真的李天舒的秘的话。吴金贵想想都不寒而栗,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吴金贵明白的清清楚楚,邱记和李县长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 俗话说,秘就是领导的小棉袄。你得罪了秘有时候比直接得罪领导要凄惨的。得罪领导有时候不一定是坏事,也许领导会认为你这个人不畏强权。但是得罪秘必然死的很惨。 为什么呢?你架不住这哥们有事没事就在领导耳边吹风啊,吴金贵太了解这些了。如果不是黄建群突然拿出这个本子,或许吴金贵接下来什么难听的话可能都说得出口了。 可是现在吴金贵不敢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吴金贵挤出一丝笑容道:“小黄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晓蓉有男朋友!如果之前知道的话,我也不吴金贵的突然改变态度让吴雄莫名其妙,一时间就连黄建群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本子是今天王在发才给他的,他很兴奋的准备晚上回家多背诵背诵,显然他没有想到居然一个本子就让吴金贵给想了个**不离十! 吴雄皱眉看着自己的老爸,这两者前后反差实在有些大,让吴雄接受不了。吴雄可是看上了孙晓蓉的人啊,现在这个时候让让给情敌道歉,作为一个有血性的男儿,你让吴雄情何以堪啊? 吴金贵觉得这不是小事,如果真的是李天舒的秘的话。以后自己还算了,自己的儿子前途基本上就汤了。 吴金贵知道,自己的儿子能力是有,但是眼前的黄建群就没有能力吗?还不是上面有人,如果现在情势掉个个的话,黄建群做的也未必比自己的儿子差。 吴金贵是一个极为小心的人,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犯任何的错误。而且吴金贵这么做,还在外面赚了一个名声,那就是他对待外人的态度的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