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谁跟谁姓? - 巅峰权贵

第一百九十六章 谁跟谁姓?

ps:谢谢所有兄弟的支持! 储云恒带着一种极度挑衅的眼神,透过虚空不知道看些什么。在他看来,这些事情都是小事。他真要是看上的女人,在盐东市想跟他争?门都没有! 即便是市委记朱文明的儿子想要和他争,恐怕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储云恒的性格一直就是这样,占有yu很强! 以前他的一个女朋友,因为一些事情和一个男人说了几句话,露了出个在储云恒看来比较迷人的笑容。最后那个男人的下场比较的凄惨。不过那个男的最后残废了估计也没有想通,为什么突然就有人打了他一顿。 储云恒这种性格在他父亲在位的时候,显然在盐东的一亩三分地上天不怕地不怕。其实盐东此刻也并非一片宁静。 储洪江在经过了半年的蛰伏之后,已经开始和朱文明有抢班夺权的迹象了。只不过朱文明在常委会上的掌控力度明显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储洪江始终被抓住文明压过一头。 储云恒从小就比较的任性随意,这个人经常性的扮猪吃虎,他觉得这样非常的有意思。他就希望在和别人冲突之后,突然被人爆料出自己是储洪江市长的公子! 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别人那种吃惊、震惊、害怕等各种表情混在在一起的那种脸色,当真是人生当中的一种乐趣。 于海一家人和王群、李天舒等人吃饭的场面越来越压抑,不过至始至终还是没有人提出来去喊姚阿姨等人,虽然刚才何玉晴厚着脸皮说了一下,但是等李天舒回了那句话之后,于海等人也就没有提及此事,这种事情在县委招待所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有些不适宜。 县委招待所是什么地方?小道消息频频出现的地方,有些时候你一个不慎,就会引来人们的胡乱猜想,最后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这也是于海到现在也没有提出来的原因。 但是于海没有想到,自己不主动过去,那个姚阿姨竟然带着人主动过来了。 “咚咚咚”的敲门声,让里面吃饭的众人都停止了夹菜的动作,齐齐向着外面看去。敲门之后,里面没有回应的声音,门却被推开了。 进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和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 四十多岁的妇女自然是姚阿姨,姚阿姨笑着道:“不请自来,没有打扰到各位?” 何玉晴有些尴尬的站起来笑着道:“哪里哪里,姚主任哪里能不欢迎呢?这位是?” 姚阿姨笑着道:“储云恒,盐东市储市长的公子,我上回给你提过的呢!” 此时的储云恒眼睛直直的盯着于彤看,心道:“极品啊,这姚主任果然没有骗我。这丫头当真是水灵的很啊,我王群看着储云恒的样子,很是不喜,尼玛,这小子真他妈*蛋啊,有这样看别人女朋友的吗?王群当仁不让的站起来道:“哦?储市长的公子,那真是贵客了啊!” 储云恒一看便知道这场中比较复杂的关系,王群离着于彤那么近,显然是有些关系的。储云恒扶了扶自己的金丝边眼睛,笑了笑道:“贵客不敢当,那都是家父的能力,与在下并没有关联!我比较喜欢听人喊我储总!” 储云恒最为得意的自然就是自己开办了公司,而且手上还有这不菲的收入。储总显然要比什么储公子储大少什么的来的要顺耳好多了。 李天舒笑着道:“想请不如偶遇,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坐下来喝一杯,交个朋友嘛!就不知道储总赏脸不赏脸了!” 储云恒眉头皱了皱,这个小子说话怎么带刺啊?难不成连我这个市长的公子都不放在眼里? 储云恒内心有些恼怒,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道:“既然认识了那以后就是朋友了,别的不敢说,在盐东市以后诸位要是遇到点什么事情摆不平的,可以联系我!” 李天舒笑着道:“那感情好啊,升官的事情能不能找找储公子啊?” 储云恒一愣,随即笑道:“难不成你是在盐东工作?” 于海在一旁笑着道:“小李在盐宁县工作!” 储云恒很自然的拿着凳子坐下道:“哦,小李你是在盐宁县工作?我跟你们盐宁县的张县长还是很熟悉的。怎么样?要不要我在张县面前给你说两句,我看给你提个副科什么的应该没有问题的!” 李天舒笑而不语,副科?你们全家都去妇科! 姚阿姨笑着看着王群道:“玉晴啊,这位是?” 何玉晴脸色已经自然很多了,笑着道:“这位是于彤的朋友,送于彤回来的!” 一旁的于彤不乐意道:“王群是我男朋友!” 姚阿姨笑了笑道:“你这个男朋友家里人同意了吗?呵呵,结婚可不是谈恋爱,小彤啊,你还小呢!你妈和阿姨都是过来人,你也应该知道结婚那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开不得玩笑的啊!” 于彤道:“那些都是封建社会的事情了,现在都是zi诱恋爱!我的婚姻也不是我爸妈同意我就要嫁给某个人的,我要是不喜欢,那就是不喜欢,无论这个人家世多好,那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何玉晴眼睛一瞪道:“怎么说话呢?对姚阿姨说话语气要好一些!”,何玉晴说完转身道:“你看看,这孩子都是要我平时娇惯坏了!” 姚阿姨有意道:“云恒啊,你觉得小彤怎么样啊?” 储云恒道王群笑了笑道:“你觉得挺好的,怎么个好法啊?倒是说给我听听!”,王群真是觉得自己给他脸了,这哥们的自我感觉怎么就这么良好呢?临出门的时候王彬就拉着王群的手让他去地方上的时候低调一些,没有想到想低调却总有高调的人让你舒心。 储云恒笑道:“我觉得挺好就是哪里都好,我要是找老婆,就要找这样的!” 王群嘿嘿冷笑一声道:“那是不是我要双手捧着让给你啊?储大公子!” 李天舒笑着道:“天鹅肉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吃到的,有些人只能想想!” 储云恒再好的涵养也被李天舒这句话给弄得脸色涨红,哪里有人拐着弯骂人是癞蛤蟆的?何况还是一个小小的盐宁县的小垃圾! 储云恒冷哼一声道:“倒是谁吃到还真不好说!” 最尴尬的要属于于海两夫妻了,人家两个孩子当着面的说要吃自己家女儿,这说出去谁家父母不心疼啊? 于海沉着脸道:“行了,吃顿饭就吃顿饭,不要扯这些东西!我女儿不是用来吃的!” 王群歉然的对着于海一笑,储云恒哼哼了两声,然后又变幻了一副笑容对着于彤道:“于彤,我可以叫你小彤吗?” 于彤道:“小彤不是你叫的!” 王群笑道:“这位储大公子,你是卖狗皮膏药的?我看储总的生意肯定火,看看储总这架势我就知道了,以后碰到了我也买一个!” 储云恒那个怒啊,尼玛,真是什么人都敢跟爷们耍横啊! 储云恒冷笑道:“你叫王群是?金陵大学的学生?不知天高地厚!” 王群笑着道:“金陵大学是不错,不过我毕业了!现在省委组织部工作,难不成储大公子要报复我不成?欢迎前来!” 王群的话,让于海和何玉晴乃至姚阿姨都愣住了,省委组织部?这个名头实在是太大了一些。作为一个县里的人,和省委组织部压根也搭不上什么关系啊! 原来自己的女儿眼光也不是那么的差啊,随便找个男朋友就是省委组织部的人啊!怪不得人家说话也是如此的有底气啊,人家就是一个有前途的人嘛! 储云恒却不在意道:“省委组织部?出去吓唬吓唬别人可以,想要吓唬我?门都没有!省委组织部干什么的?你以为你是部长?不过就是一个办事员而已,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王群笑着道:“那你可以去报复我嘛,要是你把我工作弄没了,我跟你姓行了?” 这说话口气有些霸气了,不过李天舒和储云恒也是笑了笑道:“姚阿姨啊,你看看,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跟我叫唤了!这句话可是你说的,一个月之内,你工作不弄没了,我跟你姓!” 李天舒笑着道:“那我就当个证明人,不过我看储公子要是姓王的话……”,李天舒接下来的话,自然没有在说出去,不过此刻已经成功的挑起了储云恒的怒火。 于海和何玉晴还有姚阿姨三个人看着这几个火爆脾气的年轻人,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变了,变的如此的疯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