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各有所思(下) - 巅峰权贵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各有所思(下)

桂玉亮是跟着韦宏明的,韦宏明对于桂玉亮也是非常的不错,两个人的关系虽然是上下级,实际上也算是老朋友了。 “喂,呵呵,是宏明省长吗?我是桂玉亮啊……”桂玉亮的态度是非常的谦虚的,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他知道或许只有韦宏明才能够暂时性的压制住李天舒的脾气。 “玉亮同志,找我有事情啊?”韦宏明正在批阅文件,看到桂玉亮的电话,毫不犹豫的就接了起来了。 桂玉亮道:“宏明省长,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还打扰你,是这样的,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儿子和省委李书记发生点了冲突……” 韦宏明纳闷道:“你儿子?和李书记发生冲突了?这个好像有些不太可能吧?李书记今天下午出去考察去了……” 桂玉亮苦笑一声,然后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当然了这个里面他主要夸大了徐泽成,而缩小了自己的儿子。 “宏明省长,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你也知道鸿儒这小子的,其实他最近一阶段已经表现的非常的不错了。而且在这件事情上,鸿儒还是劝了老徐的儿子的。可是那个混小子……” 桂玉亮只能够说自己的儿子好话,韦宏明沉声道:“拿枪指着李书记?简直就是胆大包天,立刻把这个徐泽成给我拘留起来,我倒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黑社会还是什么……” 韦宏明这个郁闷,原本他还打算和李天舒缓和一下关系,毕竟李天舒初来乍到,这个时候要是能够争取到李天舒的话,那么整个川西的局势又将发生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的。 可是现在看来希望越来越小了,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以自己的面子要李天舒不计较这件事情恐怕是不可能的。 这个韦宏明是绝对可以理解的,为什么?因为即便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一样的,这样威胁自己人生安全的事情发生了,如果不追究的话,那么也显得自己太好欺负了。 李天舒绝对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一点点的态度都不表明的,要是真的不表明的话,韦宏明都觉得这个李天舒实在是老好人了。 现在李天舒就这么无声无息的从那边离开之后,实在是有些怪异,不过随即一想,这件事情又有些文章在里面了。 韦宏明道:“之前你说李书记是打电话给了政法委的林明德?林明德处理了这件事情?” 桂玉亮道:“是啊,省长,我就是怕这件事情因为林明德的参与,会搞得有些复杂……”,说到底桂玉亮还是担心自己的儿子出事。 韦宏明道:“让鸿儒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出去了吧,这家事情恐怕到时候还得要你儿子出面呢。至于事情能不能够解决,不是你我能够说了算的。好了,先这样吧,我还有点事情。” 韦宏明此刻的心情非常的差,这个桂玉亮,生了到底是个什么儿子?怎么一下子就能够得罪新来的省委副书记呢?这他娘的中大奖的概率也没有他这么高吧? 韦宏明心中有气,直接就挂了电话,现在林明德既然知道这件事情了,那么季发元肯定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如果季发元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恐怕这件事情就算是想要轻松的解决都不太可能了,这个时候的季发元会不抛给李天舒橄榄枝? 打死韦宏明都不相信,在这件事情上季发元会不做一些文章,自己和季发元的关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季发元现在就想要挑拨自己和李天舒之间的关系,到时候坐收渔翁之利呢。 韦宏明猜想的并没有错,这个时候的季发元已经得知了这件事情,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季发元表面上震惊,内心里面已经是笑成一团花了。 季发元认为,这件事情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正好砸中了自己了。李天舒刚来,这个时候即便是季发元也需要和李天舒打好关系。 李天舒这个位置太过特殊了一些,党委这边挂着省委副书记,而政府那边挂着常务副省长,这两个职务是非常的重要的。 最让季发元感到纳闷的是,他根本猜不透中央的想法,李天舒现在享受正部级待遇,虽然没有明确正部级,说明了中央对于李天舒正部级已经没有任何的异议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李天舒或许是因为年龄等受到限制什么的,可能暂时性不能够明确正部级,但是李天舒最终是要接韦宏明的班?还是要接自己的班呢? 这个是让季发元最为感兴趣的事情,季发元其实倒是没有说什么,能够担任川西省委书记,实际上季发元觉得自己已经是赚到了。 要不是因为当年山城市独立开辟成为直辖市,自己也没有那样的机会,如果自己到时候能够在更进一步,进入政治局的话,季发元觉得自己这一生是完美的。 现在的季发元在川西,他是省委书记,对于川西的掌控是他必须要做到的,这个是一个省委书记的尊严。 不过川西现在的变化越来越诡异莫测了,这个时候怎么平衡就是季发元的事情,在李天舒的问题上,季发元是有着很多的想法的。 现在季发元的想法就是要搞清楚,李天舒在川西到底是以一种怎么样的姿态来面对?是强硬还是混日子?是自成一派?还是很自己活着韦宏明的后面? 这些都是季发元要考虑的事情,现在通过这件事情,季发元就能够完全的试探出来了。 李天舒到底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出现?这个不仅仅是季发元关注的问题,也是韦宏明关注的问题,在季发元看来,李天舒自称一派的额可能性比较大。 从中组部周部长那边的态度也可以看得出来,川西的另外两位常委空降也就是在这几天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