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校车事件(六) - 巅峰权贵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校车事件(六)

第二天上午,整个全国的媒体还真的就是炸开了锅了。粤东省清源市校车事故,一下子成为了全国的头版头条了。 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肯定是被列为重特大事故来处理了,来到粤东省的记者是越来越多,很多人媒体甚至责问教育部,教育部到底是干什么的? 钱学峰看着桌上的报纸,脸色非常的难看,不过他也知道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事情已经出了,最主要的还是要坦然的面对问题。 如果连面对问题的勇气和决心都没有,那么这个省委书记当的也没有任何的意思了,而且钱学峰不仅仅是粤东省委书记,更是华共zhongyang政治局的委员。 他属于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他的心思不仅仅要放在粤东省,更是要放在整个全国的战略角度去考虑问题的。 李天舒来到了钱学峰这边,钱学峰正在和戴玉波在一块,看到李天舒的到来,钱学峰也是站了起来,现在李天舒似乎能够决定着这件事情的发展方向一般。 其实钱学峰无论是于情于理,对于李天舒都是充满了感激的,为什么?因为钱家能够有现在这一番局面,还真是要多亏了李天舒,或者说整个李家。 如果不是因为李天舒或者整个李家的话,恐怕钱家现在还身陷囫囵之后,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考虑这些问题了,粤东省委书记的位置会轮到他钱学峰? “天舒啊,你来了啊?今天的报纸你看了吧?现在问题已经愈发的严重了,尤其是党报的问责,我们压力很大啊。”钱学峰开门见山的说道。 李天舒道:“钱叔,我一早上就来你这边了,我还真是没有看到党报上到底是什么内容,我看看……” 李天舒接过报纸一看,然后道:“党报的文章很是犀利啊,党报可是zhongyang党校的喉舌,这个文章实际上并不是写给别人看的,而是写给我们看的。” 钱学峰道:“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让有关同志审阅一番?这样的文章有些太负责任啊,这是引起官民对立情绪的一种方法,他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李天舒道:“并不一定如此,实际上民众的情绪也是需要宣泄的,有些时候站在民众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去写这样的文章,我恰恰认为是值得的。” 钱学峰看了看李天舒,李天舒道:“百姓们现在对于官员的各种做派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即便是官员做了好事,他们都认为这个是在作秀……” “是啊,这个问题你说的对,现在我在这个位置上就发现,很多事情都是我们自己粉饰太平,事实并非如此,这些问题到底怎么办?难不成是我们自己粉饰一下就可以安慰自己了?” 李天舒沉声道:“钱叔,现在这些已经不是重点了,重点是我们现在如何的把这件事情给解决好了。这个是我们下面发展规划司的蔡司长连夜制定出来的一系列的校车安全条例。” 李天舒把这个安全管理条例递了过去,他的目的就是要给钱学峰看看,看看这件事情现在到底如何的解决?至少教育部这边的态度是非常的积极的。 钱学峰道:“校车安全条例的推行是势在必行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我认为你们教育部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这样的条例是值得肯定的。” 钱学峰不仅仅是省委书记,更是zhongyang政治局委员的,对于教育部他虽然不是直管,不过教育部的任何一个人级别都没有钱学峰高。 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在钱学峰看来,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由他来管的。只不过钱学峰的主要任务还是放在了粤东省,现在钱学峰完全是站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角度来考虑这件事情的。 李天舒道:“目前来看,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每增加一个死亡数字,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份更大的压力……” 钱学峰道:“我已经责令相关部门的同志,成立校车事故安全责任小组,对于这一次的校车事故问题进行全盘的解读,并且负责其他的事宜。” 李天舒道:“不仅如此,我个人认为粤东省还要有更高的姿态,要让全国的人民看看你们的态度到底是如何的?” 戴玉波道:“书记,这件事情我是负有主要责任的,我愿意辞去现在的职务来赎罪。” 戴玉波也是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才能够有现在这样的想法的,一个副省级的官员,能够主动的提出辞职,这个绝对是不容易的。 李天舒看了看戴玉波,他只是怀疑戴玉波说话的真实性,钱学峰一愣,随即道:“玉波同志,这件事情还没有最终定性,也要看zhongyang的处理结果。天舒啊,我认为这件事情从本质上来讲,戴玉波同志是有责任的,但是毕竟上行不能够下效,这个戴玉波同志也不可能每一个地方都看着的吧?” 李天舒道:“有些时候并不是你有没有错,而是你在错误的时间坐在了错误的地方不是吗?怒火总是需要有人去平息的。钱叔,我能够尽最大的努力就是给戴玉波同志保留公职。” 李天舒想要以另外一种形式结束戴玉波的政治生涯,提前让戴玉波进入了政治生涯晚期了。 钱学峰看了看戴玉波又看了看李天舒,叹了一口气道:“现在看来也只能够是这样了,天舒同志啊,戴玉波同志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同志。” 李天舒道:“粤东这一次的问题其实不仅仅是粤东本身的问题,这个我相信大家也都是知道的。我李天舒也不是要针对谁,说实话我和戴副省长之前都是不认识的。虽然粤东我来过好几次,但是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 戴玉波立马道:“李部长,您的意思我了解,我也知道您不可能是针对我个人的,说句实话能够保留公职我已经是非常的欣慰的了。” 会场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不过尴尬归尴尬,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李天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了。 ps:花就不求了,这两天真是忙的不可开交,等爆发的时候兄弟们在给力吧,谢谢你们了。